組圖:一生都在拯救動物 沃森與狗狗的故事

【2022年11月16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Anna Mason報導/王淨一編譯)每當隆‧沃森(Lon Watson)閉上眼睛在沙發上打盹時,一些毛茸茸的朋友經常跳進來,依偎在主人身邊。但這些不是隆的寵物——它們是流浪狗和鄰居家的狗,它們利用任何機會溜進來和他一起睡覺。

隆的女兒凱蒂‧沃森‧霍爾(Catey Watson Hall)對《大紀元時報》稱讚了父親慈愛的天性,說這些狗狗非常喜歡他。

「我爸爸一生都在拯救動物」,來自北阿拉巴馬州的39歲的凱蒂說,「我爸爸是這些狗的『人』。他確保它們有獸醫護理、防止它們長跳蚤和蜱蟲,以及給它們洗澡。」

隆‧沃森與弗魯弗‧納特狗和胡奇狗在一起。(由凱蒂‧沃森‧霍爾提供)

凱蒂是四個孩子的母親,住在格雷斯通(Greystone),是聯邦快遞的承包商,而她的父親和繼母卡麗(Carrie)住在麥卡拉(McCalla)。卡麗負責拍攝所有來訪的狗和它們與隆的互動,包括它們現在著名的午睡時間。

除了常規的動物的訪客,隆的犬類團隊還有一些「失敗的救援」,也就是他從未能送走給別人收養的狗狗。有小獵犬混血兒莉莉‧格雷斯(Lily Grace),帶著嚴重的疥瘡來到他身邊。還有鬥牛犬 「幸運」(Lucky),它被發現時,項圈已經嵌入肉裡。「爸爸養它的時間最長,超過10年。當『幸運』被發現時,它已經被遺棄了很久,戴的項圈已經嵌入肉裡,需要進行手術。」

然後是一隻名叫薩利(Sully)的藏獒,「大約體重不足30磅,被發現時在隆的店鋪附近的街道上遊蕩,在垃圾箱中翻食物」。她說,「現在它大約有150磅重,如果我父親離開房間,就會嚎叫。」

最近,隆不得不在9年後與「可愛的鬥牛犬」鼻涕蟲(Sluggo)告別,他從一個被龍捲風摧毀後被遺棄了兩年的房子裡把它救了出來。

混血鬥牛犬「幸運」(Lucky)。(由凱蒂‧沃森‧霍爾提供)
名叫「薩利」(Sully)的藏獒。(由凱蒂‧沃森‧霍爾提供)

這一切都始於大約五年前。

凱蒂回憶說,她收到了卡麗的短信,其中有一張照片顯示他們的第一個毛茸茸的訪客。

她回憶說:「我爸爸正在客房裡包聖誕禮物,一隻從來沒有人見過的狗就坐在床上看著他。我爸爸就這樣做了,好像有陌生的狗進入你的房子並爬到家具上是完全正常的。」

這隻名叫「胡奇」(Hooch)的流浪狗從那時起就成了常客,經常和隆一起睡在他的床上。這家人不確定胡奇是從哪裡來的,並指出它似乎在這個半鄉村社區的房子之間來回穿梭。

名叫「胡奇」(Hooch)的流浪狗。(由凱蒂‧沃森‧霍爾提供)

隆在照顧其它流浪的鄰居狗的同時,照顧著它,他們之間有一種聯繫。

通常情況下,當隆從伯明翰(Birmingham)他自己的機械和加工店下班回到家時,有一隻或多隻狗在等著他。其中一隻是小甜心弗魯弗‧納特(Fluffer Nutter),它屬於某些當地居民。

「弗魯弗‧納特的主人們人很好,他們看到爸爸停在車道上時,它就會向他跑去,就讓它過去依偎。」凱蒂說。

凱蒂說,「這些房子在麥卡拉比較質樸的地方,離街道相當遠。很多居民都不控制他們的狗,所以如果他們的狗想和爸爸一起玩,似乎沒有人介意。」

鬥牛犬「鼻涕蟲」(Sluggo)。它最近去世了。(由凱蒂‧沃森‧霍爾提供)

凱蒂說,如果她父親知道他和狗一起打盹的照片在社交媒體上引起的反應,他會非常驚訝。

她說:「我爸爸不知道他的故事得到了多少關注。他不出現在社交媒體上,也很少在互聯網上做與工作無關的事情。」

隆是一個真正的動物愛好者。多年來,在沃森家撿到的流浪動物非常多,難以計數。大多數是狗,但凱蒂記得有貓和鳥,甚至還有一隻花栗鼠。他過去曾為「二對二」救援組織(Two by Two Rescue)和「山丘上的狗狗待贖所」(Pound on the Hill)動物救援組織提供過寄養服務。與救援機構的工作是在隆與卡麗結婚後開始的,這對夫婦會收容動物,直到它們可以被安置。有些動物從未被領養,而永久住在他們家的狗都是其收容的救援動物。

看起來隆對狗很有辦法,而這些狗顯然也很喜歡他,並且迫不及待地想與他一起睡午覺。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