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加州選舉 開票觀察員看到什麼?

【2022年12月02日訊】(記者李梅橙縣報導)自11月8日選舉日至今已經23天,加州的選舉結果還要等待15天。一些居民在橙縣監事會上發言,表達對目前選舉方式的不信任,要求回到過去方式:在選舉日現場投票、出示選民證明、採用紙質選票,並於選舉夜提出選舉結果。

2022年11月9日,橙縣計票中心的工作人員打開深藍色的選票袋,核對記錄後,選票將被送去機器裁減和人工取票。(李梅/大紀元)
2022年11月9日,橙縣觀察者可從屏幕上觀看每張選票是如何複製的。(李梅/大紀元)

選舉方式對比

在加州的58個縣中,有31個縣承襲使用「選區投票站」(Precinct polling place)模式,選民在選舉日到指定投票站投票;另外27個縣通過了《選民選擇法》(The Voter’s Choice Act),選民可在選舉日當天才登記並投票,也可提前10天去全縣任一投票中心投票。由於洛、橙、河濱和聖地亞哥等大縣都採行新法,新的投票方式對選舉結果有較大影響。

居民阿什布魯克(Ashbrook)說:「31個縣的決定是有道理的。自橙縣實施了選民選擇法後,我們在選舉中看到了混亂狀況。」

加州現在對每一位活躍候選人郵寄選票。居民對選舉時程長而複雜有意見,包括郵寄費時、後續取票、掃描、簽名驗證等額外增加的計票程序。

居民穆勒(Stacy Mueller)說:「我們不知道誰能夠接觸選票……誰在處理選票」。居民斯蒂芬妮(Stephanie)建議,如果每個投票點容納1,500-2,000人,每位工作人員計算400張選票,那麼我們可在選舉夜得到結果。

「我們是世界上唯一擁有昂貴卻脆弱選舉系統的國家,沒有進行全民投票來授權。」斯蒂芬妮還說,「我們想回到一個值得信賴的系統……目前的開票處許多地方禁止公眾進入或不透明。」她還認為新系統成本過大,耗資幾千萬美元。

開票觀察員

居民凱特(Kate)作為觀察者看到計票的繁雜過程,包括簽名驗證和選票複製,她說:「有一些簽名不應該被通過。」「在5個小時內,大約70%的票沒選現任州長紐森。」截至30日,紐森在橙縣的得票率為48.50%,低於共和黨候選人布賴恩·達勒(Brian Dahle)的51.5%。橙縣已統計54.7%的選票,在初選中大約33%的選民投票。

橙縣的計票過程是公開的,觀察者可從屏幕上看到人工從信封取票、掃描、簽名驗證、複製選票等過程。受損或有污跡等的選票難以掃描,必須依靠人工重填或輸入電腦兩種方式複製。

2022年11月9日,橙縣觀察者可從屏幕上觀看封閉區域中的人工取票過程。(李梅/大紀元)
2022年11月9日,橙縣觀察者可從屏幕上觀看每位驗證簽名者的工作。(李梅/大紀元)

居民喬安妮(Joanne)相信在2018年和2020年大選、2021年罷免選舉和2022年初選中,實際選票比合格選民的投票多,但目前加州官方沒有調查信息。

「大多數美國人不相信選舉是公平的,特別是在加州。」觀察員吉安娜(Gianna)表示。她第一天看了簽名驗證,表示「它是一項艱鉅的工作,大多數年輕人都按照指示去做,特別是有觀察員站在他們身後看時,他們非常認真。」這是她第一天的體會,吉安娜家族中的四代人從軍,參加了世界大戰、韓戰和越戰。

她說,隨後幾天,「我專注於簽名,發現有的不是原始簽名;有的甚至不是同一名字。」吉安娜還注意到一些異常,例如某位選民的兩次投票時間相差了幾年,並且「舊簽名與現在的簽名不匹配」。簽名驗證是和選民登記庫中既存的簽名相比。近年來更多的原始簽名來自加州車管局(DMV),但非公民也可獲得駕照。

觀察者需要有一定經驗,通常工作人員在電腦上換頁速度非常快,你發現了某個簽名不符,也不一定能記下來,或者在記錄時會錯過下一頁。對不匹配的簽名,橙縣會按照登記地址發信,要求本人核對簽名。

合法和非法獲取

居民蘇珊·斯蒂弗斯(Susan Stivers)年初想依法獲取2020年選舉紀錄。「我收到了一位主管的電郵,他說我需付1,100美元。」當她籌集足夠資金去到橙縣選舉中心後,「我被告知只需4.36美元就可獲得我需要的U盤」。

居民謝麗爾說,自稱為「進步民主」組織發函邀請她參加一項調查。「我聯繫了該組織副總裁,他說我可以查閱選民登記網頁以及此前30天持續投票中的選票。他將為信息付費。」謝麗爾認為,這是侵犯了公民的隱私。

她還說:「我在選舉日下午去投票,第二天早上收到電子郵件說我的選票已被計算。下午我去計票中心查看,發現還沒有被計算。」橙縣在11月8日晚收到各選民中心和投票箱的選票後,並沒有計票。◇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