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楊京京:詩是心靈的花園

【2022年12月10日訊】(記者景雅蘭采訪報導)生活中我們都很忙碌,很少能停下來讀一些詩詞,楊京京是《夢裡花多少》詩集的作者, 詩詞於她而言,意味著什麼。楊京京在「雅蘭訪談」中,分享了她的人生故事。

一、 走入詩詞的世界

楊京京:小時候我們家的休閒娛樂,主要都是跟文字繞在一起,很小的時候,父親就教我早晨起來讀詩「朝辭白帝彩雲間」「 千里江陵一日還」,那些日子就很快地過去了。

我的父親是位教育工作者,他是一位教授,也是一位翻譯家。我的爺爺楊樹達寫了三四十本書,如《詞詮》等,還翻譯《論語》《孟子》等好多書。我爺爺研究金石,甲骨文,中國能認識甲骨文的只有區區幾個,他是其中之一。

我的伯伯是中國著名翻譯家——楊德豫,他曾翻譯莎士比亞和拜倫的詩,所以我生長於這樣的環境,從小接觸詩歌,熱愛詩歌。

二、 詩詞中的美好

楊京京:從歷史角度講,詩歌本來是吟唱的,有很大的音樂性,最早是唱出來的,我們中國的詩都很美,如《詩經》中的《關雎》「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還有《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真的很美。唐唐、宋、元、明、清這些時代,出了很多詩、詞、曲、小說,多得不得了。

那時都是因為有環境氛圍,讓大家能夠百家爭鳴,能夠說話,能夠寫出你想寫的東西,中國就出了很多「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一些名著,到現在都是很有名的著作。

詩中有很多的技巧,如格律、平仄、韻律、押韻 。最多的是意境、象徵意義,把這些東西結合起來,唐詩有時就像一幅國畫,如「千山鳥飛絕, 萬逕人蹤滅。 孤舟簑笠翁, 獨釣寒江雪。」就是一幅畫。

《荷馬史詩》裡都是戰爭詩,我們中國詩詞裡也有戰爭詩,只是他們寫得非常的含蓄,沒有那個血淋淋的戰鬥,如「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寫戰爭的有去無回,寫得非常含蓄,還有「打起黃鶯兒,莫教枝上啼。

啼時驚妾夢,不得到遼西。」還有「閨中少婦不知愁,春日凝妝上翠樓。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那個覓字,我一直讀成「民」,小時候不懂,後來看了字才知道,這些小時候讀的詩,銘刻在腦袋裡面,不會忘記。

三、 詩詞於己 意味著什麼

楊京京:在我腦袋裡,詩歌是一個花園,是我靈魂中的一個花園,它有衰敗時,也有百花爭豔時。花園裡有一棵參天大樹,那就是我的家。那裡有我的祖宗,我的爺爺、父親、伯伯,和那些經歷過劫難的人。

我經常在那個花園裡徘徊,我時常在仰望他們。因為他們經過的苦難,我雖然沒有經歷過,但是等我成年以後,我從搜尋到的文章了解到,像我爸爸被剃陰陽頭。

(示意圖)(Shutterstock)

我爺爺楊樹達,字遇夫,他是毛澤東的老師。毛澤東一直很尊敬我爺爺,稱他遇夫先生,給我爺爺寫了好多信,邀請他去北京。

毛澤東暢遊長江那一次,邀請了我爺爺和他的同班同學,在岳麓山上吃飯喝茶,他們對他很尊敬。但是後來中共對知識分子開始打壓,像郭沫若他們都打壓我的爺爺。

一個姓陽的不學無術的人,讀字都讀錯,站在我爺爺腦袋上指手畫腳。我爺爺很生氣,他是個民主人士,不參加任何政治活動,而且不許他兒女參加這些運動。

最後我爺爺含恨而死,他死後,家裡七八個子女,全都被打壓、被殘害。

我的兩個姑父,一個從大連跳樓自殺,他死前給三個兒女一人煮一個雞蛋,親了他們的額頭,就走了。另外一個姑父,最後飢寒交迫,被火燒死,被文革整死,而且他離我家住得很近,他的兩個子女都改姓了,都姓楊。

他本姓周,叫周鐵錚,是我們湖南師大原來中文系的主任,也是我爺爺的得意門生,最後都被殘害死。

我的伯伯是中國著名翻譯家——楊德豫,他的筆名叫江聲,他翻譯了莎士比亞和拜倫的詩,翻譯了拜倫抒情詩七十首。

別人對他的評價是,翻譯文筆沒人跟他齊肩,他是清華英文系畢業的,跟英若誠是同班同學,曾受林彪接見,後來被打到大通湖農場幾十年,他回來的時候五十多歲才結婚。

這些深受苦難的中國知識分子,其實最憂國憂民,從古到今,屈原被放逐,杜甫也是很慘,最後死之前,也到了長沙。

我們長沙除了岳麓書院,還有杜甫江閣,每個知識分子都是憂國憂民,真的是國家棟梁,最後他們都落得這個樣子。

我想到我自己的那個隱喻,詩歌是個花園,就是因為我的親人們他們已經全部都走了,所以我時不時地會在那個花園裡徘徊。更多故事,請觀看:雅蘭訪談 https://bit.ly/3N2mopH◇

相關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