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公立學校入學率下降 私立學校入學率提高

【2022年12月10日訊】(記者殷瑞娜編譯報導)加州是少數幾個公立學校入學率持續下降的州之一,這種下降始於疫情之前。大多數州仍然沒有恢復到2019年疫情前的入學率水平,但加州的獨特之處在於,它已進入第五年的下降期,而且沒有解除的跡象。

根據國家教育統計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的數據,紐約和加州今年的公立學校入學率下降幅度最大,而全國其它地區保持穩定或出現增長。

根據NCES的年度報告,加州2022年全州的入學率下降了1.72%,2021年下降了2.61%。

自2020年以來,舊金山教育局的招生人數已減少了數千人。許多機構預測這一趨勢將繼續下去。

加州財政部預測,到2027年,全州公立學校的入學率將下降近7%,而在過去的十年裡,這一數字為1.5%。在舊金山,招生人數預計將減少8%。

根據加州公共政策研究所(Public Policy Institute of California)的說法,入學率一般不會反彈。鑒於這些預測,如果用於確定州政府資金的指標日均出勤率繼續下降,舊金山教育局和全州各區可能不得不應對艱難的開支削減。

然而,私立學校的入學率呈現出不同的趨勢。它的入學率在增加,儘管是溫和的。

加州私立學校組織協會(California Association of Private School Organizations)執行董事羅恩.雷諾茲(Ron Reynolds)解釋說,入學率曾處於「長期的下降趨勢」,但最近經歷了一個上升期。

「招生人數在2021-22年有所增加,當時全州的招生人數,同比增加了5.7%,從470,960人增加到498,138人 」雷諾茲說,「在舊金山縣,私立學校的招生人數在同一時期增加了2.1%,從23,345人增加到23,840人,增幅較為溫和。」

加州獨立學校協會(California Association of Independent Schools)也報告了類似的趨勢,該協會包括加州大約十分之一的私立學校。

該組織的235所學校的入學人數「在全州範圍內逐漸增加,但在統計學上並不顯著」,執行董事黛博拉·道林(Deborah Dowling)解釋說。

雖然上升幅度不大,但數據顯示,在COVID-19大流行之後,舊金山和加州有更多的家庭選擇私立學校而不是公立學校。

為什麼加州,特別是舊金山成為全國的異類?收入差異的增加、高生活成本和對公立學校失去信心,以及與COVID有關的學校關閉,加劇了這種情況。

舊金山面臨的問題是,它的公立學校能否重新獲得家長的信任,以及來自市和州的資金,而私立學校已經獲得了家長的信任。另外,私有化的趨勢是否會繼續。

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埃里克.哈努舍克(Eric Hanushek),在公共政策和教育經濟學方面著述頗豐。

他認為,與COVID有關的學校關閉,促使一些家庭搬離舊金山聯合學區,這也是私立學校入學率上升的部分原因。

舊金山市教育局也面臨著壓力,要處理因這些學校關閉而造成的損失,這是家長們進入下一學年的首要關注點。

「我還沒有看到,他們擬定任何強有力的計畫來解決這個問題。」哈努舍克說。

根據加州公共政策研究所4月份對1,591名家長進行的調查,如果錢不是障礙,全州的私立學校入學人數會更多。幾乎有一半的人說,如果費用和地點不是問題,他們會把孩子送到私立學校或宗教學校。

然而,私立學校的學費繼續上漲。舊金山的私立男女混合高中Urban School,在2006年是26,000美元/年,現在的上限是55,197美元/年。

凱瑟琳·德爾馬·伯克學校(Katherine Delmar Burke School)是位於海崖(Sea Cliff)的一所私立K-8女子學校,2005年的學費是19,000美元,今年的學費是42,983美元。

本市最昂貴的私立高中是San Francisco University High School(56,570美元)、Drew School(55,900美元)、Urban School(55,197美元)和Lick-Wilmerding(54,800美元)。

Bay School在2022-23學年的學費為58,450美元,超過了斯坦福大學2022-2023學年的本科學費(57,698美元)。

奧克蘭的一所私立學校Park Day School的首席財務官吉爾.諾蘭(Jill Knowland)說,她一般聽到家庭選擇私立教育,是因為他們希望得到大多數公立學校的「一刀切」教育方式以外的東西。

公立學區政策的變化也促使家長轉向私立學校。他們說,當洛厄爾高中的入學資格在2021-2022學年改為抽籤制度時,許多家庭開始尋求其它選擇,一些家長選擇只考慮私立學校。

歸根結柢,無論是私立學校還是公立學校,招生趨勢都依賴於關鍵的人口因素,如人口增長、出生率和居民外遷。而目前的數據顯示,該州的人口正在減少,正處於「嬰兒蕭條期」,這可以支持公立學校招生的低預測,但不能解釋私立學校招生的增長。

通過調查、研究和地方學校董事會選舉,可以清楚地看到,家長對教育的看法已經發生了變化。本學年的招生數據,將在2023年春季公布。◇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