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前外交官夫人談投誠:孩子說「謝謝」

【2023年03月02日訊】(記者陳俊村編譯報導)前朝鮮駐英國大使館公使太永浩(Thae Yong-ho)在2016年偕同家人投誠韓國,並在2020年當選韓國國會議員。他的妻子吳惠善(O Hye-son)最近出書披露了他們當年投誠的經歷。她說,當他們的孩子們得知他們決定脫北時,他們的第一個反應是說「謝謝」。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在剛出版的《來自倫敦的平壤女士》(The Pyongyang Lady Who Came From London)一書中,吳惠善提到了她身為朝鮮精英分子的背景、她對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印象、他們家在海外生活的經驗、以及他們為什麼決定投奔自由。

吳惠善近期在接受該電台訪問時分享了更多有關他們家庭的故事。以下是本次訪談內容的翻譯:

自由亞洲電台:你出生在朝鮮擁有比較多特權的階層之一,也就是所謂的「反日黨派」(anti-Japanese partisan),所以相較於大多數人,你一出生就享有很多特權。什麼讓你覺得,也許哪裡不對勁?

吳惠善:當我在平壤外國語大學就讀時,有個人也來自「反日黨派」家庭,就像我一樣,但我看到他們整個家庭在一夜之間消失。我總是覺得,無論黨員有多大的權力,這都可能突然發生在我身上。

當我住在朝鮮時,我總是認為我們經歷的艱苦生活只是暫時的,但當我來到海外時,我了解到每件事都非常不一樣。你生活的方式是不一樣的。我獲悉朝鮮金氏家族的貪腐情況。我經常想,對於我們的未來而言,朝鮮是毫無前途的。

自由亞洲電台:你在書中把金正恩評為「超越前人的獨裁者」。在哪些方面,他比父親金正日和祖父金日成還差?

吳惠善:他很殘忍。有一部紀錄片呈現他如何指導朝鮮部隊的訓練。那是一部用來介紹金正恩的影片。他在軍事單位指導訓練。他指導的訓練計劃是長距離來回游泳,連比他老的將軍都被迫穿上軍服在海裡游到目的地再游回來。當我觀看時,我心裡想,連金正日都不曾如此嚴厲地把年長者逼到海裡。

自由亞洲電台:你在書中說,金正日和金正恩已經把朝鮮變成一個大型監獄。你的真正意思是?

吳惠善:首先,你無法出去,你也無法進來。你無法自由地聽到訊息。你只聽到這個,你聽不到那個。你可以賣這個或你可以穿那個。你只被允許說這些事情。哪個國家以這種方式管理生活?你只能在監獄裡如此控制人們。別看,別聽。我認為用這種方式對待朝鮮人是錯誤的。

2020年4月16日,太永浩在韓國首爾當選國會議員後舉手示意。(ED JONES/AFP via Getty Images)

自由亞洲電台:在你們派駐英國的第一個任期中,你看著你的孩子們在與朝鮮完全不同的情況下長大。當你們在2008年必須回去時,那是什麼樣的情形?

吳惠善:我的孩子們在英國很快樂地長大。他們了解自由與如何以民主的方式解決問題。他們只知道快樂是什麼,其它的都不知道。但後來我們回到了朝鮮。在朝鮮待了一年,他們變得很瘦。我開始擔心:「我會失去我的孩子嗎?他們會生病嗎?」

因為我的長子很虛弱(有腎臟病),所以我擔心他會一再生病。我的孩子們總是皺著眉頭。當然,他們試圖隱瞞,但我可以看出來。當我們住在英國時,生活中有對和錯的規範。比如說,如果我這麼做,我就是個好孩子,我應該做這些事。但朝鮮是個沒有法律的國家。我覺得我的孩子們在變壞。對於事情如此地改變,我感到難過。

自由亞洲電台:你在這本書中寫道,當你們住在英國時,你與丈夫就投誠一事談了很多。尤其是當你們談到你們的孩子時,你們的結論總是孩子應該留在海外。你能詳細說明嗎?

吳惠善:有一門運動課程可以讓我們離開朝鮮駐英國大使館一個小時。當我們在每晚晚餐前走到那裡時,我都會帶頭說話,並談論有關我們未來的不確定性。我們的每一次結論都是,我們必須把孩子留在那裡,不要讓他們回到朝鮮。後來,當朝鮮通知我們把孩子送回去時,我先生再次問我,我是不是真的決定投誠。

自由亞洲電台:當你們告訴你們的孩子,你們家將脫離朝鮮時,他們有什麼反應?

吳惠善:他們的第一個反應是說:「謝謝。」我沒有想到他們會有這種反應。我下定決心,無論如何,我都必須帶著我的孩子,但對於我應該怎麼做以及他們在拒絕時我應該如何接受,我感到擔憂。

我的長子去跟他父親談話,而且表達了感謝之意。他說:「如果父親這麼想,我很感謝。」我們因而了解到,這是他們一直在等待的事情。

我最小的孩子也說謝謝。甚至到了現在,他們仍心存感激。他們說,他們的父母為他們做了所有他們能做的事情。他們說,我們盡了一切努力把他們帶到韓國。

自由亞洲電台:如果你們兩個沒有孩子,你們也會投誠嗎?

吳惠善:我不這麼想,因為我們在朝鮮有家人。我認為當母親的會因為她們有孩子而堅強起來。無論如何,我必須無所畏懼地為我的孩子做我能做的事情。我不能讓我的孩子(在朝鮮)過如此可怕的生活。

自由亞洲電台:你為什麼會寫這本書?你對於未來有什麼計劃?

吳惠善:我寫這本書是為了珍惜自由。我寫書時希望,讀者也能珍惜自由。我希望將來我能告訴人們多一點有關朝鮮人生活的事情,並寫出一些東西來連結朝鮮人和韓國人之間物質上和情感上已經斷裂的關係。

自由亞洲電台:你的父親在你們投誠前過世。如果他看到你和你的家庭現在如何生活,他會說什麼?

吳惠善:我想,他會說:「做得好,我很高興你離開了,我希望你過得很好。」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