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希望」 大陸小企業主逃離中國

【2023年07月30日訊】(記者楊陽、馬尚恩洛杉磯報導)家族發祥於古徽州的小企業主胡德旺,繼承了徽商吃苦耐勞、敢闖天下的精神,19歲就去深圳、溫嶺打工。他兩次創業,起步時都看似充滿希望,但事業稍有起色之際,就遭中共政策刁難。他被迫徹底「躺平」,於今年6月來到洛杉磯。

胡德旺参加浙江大学总裁培训班。(胡德旺提供)

首次創業 被迫退場

胡德旺20歲左右開始在港資、台資工廠和貿易企業工作。憑藉勤奮踏實和精明能幹,他贏得老闆的賞識,幾年後就晉升為別人需要七八年才能做到的課長,積累了廣泛的人脈和經驗。在朋友們的鼓勵和幫助下,他於2011年在浙江溫嶺創辦鞋類加工廠,從打工族轉而成為胸懷壯志的小老闆。

溫嶺過去被稱為民營企業的發源地。胡德旺的製鞋工廠承接外貿訂單,發展很快,從開始的四五名員工,幾年後發展到二十多人。前後五年時間,工廠的營收幾乎每年都翻倍增長。但到2015年,當地政府以「安全生產」為由,強制企業、尤其是外地人投資的小企業搬到工業園區,其實是為了收取更多稅費。

如果搬遷,房租就會從每月幾萬元(人民幣,下同)暴增到二十多萬,加上人員及其它資源配置,「我算了一下,只能接受增加十幾萬投資,這一下每月花七八十萬,你覺得有多少人能承受得了?」胡德旺說,「前三五年,那利潤全部虧進去也很正常。」他不願意冒這個風險。

「當地政府在揠苗助長。」胡德旺說,因政府不批准他繼續經營,他被迫放棄鞋廠,轉做鞋類「電商」。

疫情解封後 百姓無錢消費

從2015年直到今年,八年電商經營,讓胡德旺再次經歷了希望從燃起到破滅的過程。

他將製鞋產業的經驗運用於鞋類貿易,這讓電商經營一開始很順利。「我創業時33歲,無論年齡也好,社會經驗也好,都比較成熟,是適合創業的階段。」胡德旺說,他很用心、很努力,一開始每年賺十幾萬,到後來一年賺幾十萬,直到疫情開始。

當時他的訂單中,外貿訂單約占三分之二 。而疫情造成物流遲滯,使得訂單數量顯著下滑。另因中國電商採用虛假好評刷單、濫用評論、持續違規,2021年被亞馬遜封禁了數千個賣家帳號,胡德旺一些大客戶的帳號也被封。他2022年開始轉而主要做國內市場。

2022上半年,胡德旺發現生意急轉而下。上海封城及其它城市不時突然施行的封鎖,讓公司的一半快遞訂單無法發出。「上海這麼大一個城市都可以封掉,沒有哪個城市不可以封了。」他感到很無奈。下半年的經營變得更糟糕。儘管每個城市都在做核酸,但更多城市進入封控。

封城造成貨物發不出去,即使發出去,對方也說沒收到貨。很多客戶申請退款。因鞋子是季節性產品,錯過季節就難以銷售;同時,他們也不敢進貨,怕來了訂單也發不出去。為了回籠資金,同時清倉騰出空間,他開始打折銷售。結果賣得越多,虧損越多,但不賣還不行。下半年,胡德旺又虧損了幾十萬;全年加在一起,虧了五六十萬。

解封之後,生意是不是就變好了?「當時,很多人都以為清零防疫結束、一切恢復正常,生意也該發展了,事實並不是這樣。」胡德旺說,今年一開始就比去年虧得更慘。為什麼?

「說句實在話,應該是老百姓沒錢消費。」溫嶺生產的鞋子以低價聞名,胡德旺把利潤也壓得很低。以前一雙鞋賣20元以上,今年開始為迎合市場,他們只進十幾元一雙的鞋子,且一直降價銷售,但「仍然賣不動」。很多商家和他一樣,都在虧本賣。

「身上有隻很大的螞蝗」

胡德旺說,清零防疫終止後,國內很多企業也許能活下來,但卻非常辛苦;更多的企業死掉了,「像我這樣,我是主動放棄,還不算破產」。

很多人沒他那麼幸運。胡德旺的一個朋友是材料供應商,去法院起訴追債,結果發現,當地7月份有七十多樁追債的官司。很多企業倒閉,老闆欠下一身債,跑路了。

談到中共當局最近出台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促進民營經濟發展壯大的意見》,胡德旺說:「我不覺得它有多大的實質性意義。」他認為,可能是國內經濟惡化,當權者想穩定人心,才拿出這個東西,「中共既是遊戲規則的制定者,也是破壞者,你說我是信還是不信?」

回顧經商歷程,胡德旺認為,如果沒有中共政策的直接干擾破壞,他的生意本可以做得非常好。「我承認以前孤陋寡聞,(對中共)認識得太少了。」胡德旺說,他之前不相信「文革」會再來,但經過三年「防疫」,他信了:文革真的會再來。

「不論是做企業還是做什麼事情,就像一粒種子,要選擇一塊好的土壤,對吧?」胡德旺說,「有陽光、有水分,你才能正常生長。」他自認在投資方面一直比較謹慎,「一年中幾乎每天都在工作,從沒有假期,還是沒辦法在國內生存,那要怎樣才能生存?」

「所以說,那個環境肯定不適合生存。」他說,身在美國,只要能讓他工作就行,「我覺得總比國內好,因為在國內,我無時無刻不感覺到:我的身上有一隻很大的螞蝗在吸我的血。」◇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