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稱人民幣貶值不會停 專家解讀

【大紀元2023年08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迄今為止,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過去12個月已貶值7%。路透社報導,8月17日離岸匯率跌至9個月低點,1美元兌7.3451元人民幣,而在岸人民幣匯率則創下11月以來的最低水平,為1美元兌7.3008元。

彭博社報導,儘管北京採取措施穩定人民幣匯率,但華爾街仍認為人民幣還有很大的下跌空間。以倫敦外匯聯席主管米拉‧錢丹(Meera Chandan)為首的摩根大通分析師上週五(8月18日)在一份研究報告中寫道,人民幣進一步走軟依然是趨勢,美元兌人民幣的升勢是持久的。

中國的利率在各個期限內仍遠低於美國同行。目前,兩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比同期限的中共政府債券高出約290個基點,上次達到這一水平是在2006年中期。雖然離岸人民幣在2010年才開始交易,但當時的在岸人民幣交易價格接近8兌1美元。若不考慮其它因素,如果收益率差距持續存在,將意味著人民幣將下跌約9%。

新加坡華僑銀行外匯策略師克里斯托弗‧黃(Christopher Wong,音譯)表示,市場正在密切關注「美元兌人民幣是否會進一步上漲,以測7.38~7.41阻力區域」。

黃表示,如果這種情況發生,「可能會推動市場在幾週內嘗試測試更高的7.50點」。

專家表示,本輪人民幣貶值與過去不同,主要是中國經濟結構的內因所引發的規模資金出走。在經濟下行的情況下,當局保匯率措施也陷入左右為難僵局。人民幣貶值或成為一個長期趨勢,這是無法阻擋、遲早的事情。

外資大規模撤離 人民幣失去支撐

中共經濟正在衰退、以人民幣計價的債券和股市資金在不斷外流,外資也在大規模撤離。這引發了人民幣快速貶值。

《金融時報》根據滬港通及深港通交易流量計算後發現,中共政治局高層7月24日承諾加大政策支持後,雖帶動外資買超540億人民幣(約74億美元)中國股票,如今卻已幾乎賣光。

與此同時,中共外匯監管機構公布的數據顯示,7月份境外機構投資者債券持有量減少370億元人民幣,至3.24億元人民幣。

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SAFE)公布的數據顯示,第二季度外國直接投資(FDI)放緩至不足49億美元,同比下降87%。這是自1998年有記錄以來的最大一次降幅。

路透社解釋說,目前投資前景正在發生變化,投資決策背後的政治考量所帶來的風險,不僅令人擔憂,而且是長期的,這使得人民幣面臨逐漸失去長期以來國外投資這個最堅定支撐者。

(邱俊榮提供)

台灣中央大學經濟系教授邱俊榮對大紀元表示,人民幣貶值原因太多了,人民幣正常情況下靠好的順差出口來支撐,現在他們出口賺不了錢了,所以人民幣沒有換匯的需求了。

「外資的撤離會幫助人民幣換成美金走,導致現在人民幣非常弱勢。另外一方面就是信心問題,中國的經濟前景看起來是非常糟糕的,對持有人民幣其實是沒有什麼興趣了。」他說,「應該是倒過來,是外資撤離導致人民幣貶值,不是因為人民幣貶值導致外資撤離。」

《華爾街日報》評論說,到目前為止,幾乎沒有跡象顯示,出現2015年中國外匯危機時那種大規模資本外流和外匯儲備大幅降低情況,當時正值上一次房地產大幅下滑時期。

UCLA安德森預測中心的經濟學家俞偉雄對大紀元說,如果中國想要繼續地來支撐匯率的話,必須要減少外匯儲備,賣出美元然後來買人民幣。2015年中國的外匯儲備從大概4兆美金減到3兆美金,現在是維持在3兆美金左右,有可能還會進一步下滑,不會像這麼樂觀。

「中國現在有一個所謂的資本管控,不讓資本能夠順利地進行資本外流,如果沒有這個的話,人民幣早就不知道貶到哪裡去了。」他說。

美國經濟學者黃大衛(DAVY J.Wong)說,2015年是中國經濟過熱,突然出現了金融資產泡沫,它的大規模外撤,其實是迴避了單一性的金融風險。但2018年之後,由於中美貿易戰、中歐的關係緊張,還有三年疫情封控,已經導致原來舉棋不定的一些外資,或者是有出逃的打算,基本上已在外撤的計劃之中了。

「現在的外資撤離更多考慮的是,迴避地緣政治、國際貿易關係緊張,還有金融風險的疊加,跟2015年純粹是由金融風險而迴避的動因不同,規模也會不同。」

人民幣貶值 主要是內因

中共官媒「中國新聞網」稱,最近人民幣兌美元貶值,主要源於美元指數的快速上行,而非人民幣單邊走弱。

不過,中共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2023年第二季度人民幣匯率報告承認,2022年、2023年2月、2023年5~7月人民幣經歷三波貶值,其中2022年、2023年2月的兩波貶值,主要原因是外因,與美元指數、美中利差、資本流動相關。

但2023年5~7月第三波貶值,人民幣匯率與上述變量之間的相關性明顯減弱,內因(中國經濟增長動力放緩)是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的主導型因素。

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獨立經濟學家譚雅玲近日也撰文指出,本輪人民幣貶值與2022年的背景不同,2022年人民幣貶值時,中國的經濟環境和貿易環境更偏穩定,而當前的人民幣貶值伴隨著金融數據發布等,或影響了市場判斷。

美國經濟學者黃大衛(Davy Jun Huang)(黃大衛授權)

黃大衛表示,2023年初的原因是人民幣要走國際化,像阿根廷、巴西、俄羅斯持有的大量人民幣,把它拋出市場去換取美元,導致人民幣大跌。

「而最近的大跌,更多是與中國目前的國內金融形勢、金融危機有關係,包括恆大、碧桂園也好,還有中植系投資基金的爆雷,還有最近的中國經濟的困境相關。」

俞偉雄分析說,中國(中共)一直想要挑戰美元的世界霸權地位,讓人民幣不斷在世界各國擴張,如沙特阿拉伯、南美洲等國家,這個過程當中所謂的離岸人民幣市場變得更大,就沒辦法管控了,就要馬兒跑好,又要馬兒不吃草是不可能的。當這種情況發生的時候,離岸人民幣浮動會比較大,就比較難得管控。

邱俊榮表示,2022年的時候,包含拉閘限電、清零封控等,雖然讓大家對中國的經濟比較沒有信心,還不算嚴重的結構性問題,只是信心沒有那麼強。

「但現在呈現的基本上就是結構性問題,大家本來以為清零封控結束了,今年整個中國經濟特別是第二季以後應該會很好,結果第二季以後反而更糟糕,這個落差已經出現。」他說。

「中國的出口現在還能恢復起來嗎?大概非常難,外資撤離、美國卡脖子政策、最近AI禁令,現在外資離開很多了,幾乎沒有什麼資本要進入中國,大概可以想像,這是整個結構性問題,不只是信心。」

黃大衛說,2022年的人民幣貶值,是由於中國(中共)實施了非常嚴格的封控措施,導致對經濟活動的停滯,引起了大家的擔心。現在人民幣下跌,疊加了之前因素。

「中國目前面臨一個迫在眉睫的螺旋式下滑,風險非常巨大,由於現在中國本身經濟結構,國際關係的緊張,都相當讓人擔憂。也有人認為是最糟糕的情況可能沒有發生,因為我們看到的都是表面現象,它帶來的影響後續,可能會延續一個到兩個季度,所以最糟糕的情況,可能會發生在三到六個月之後。」

貶值是否有利於出口?

黃大衛表示,雖然人民幣匯率下跌,對中國產品出口歐美有所幫助,但目前中國的困境不僅是匯率問題,而是出口美國有懲罰性關稅,25到35點,這不是匯率下降幾個點就能夠彌補的。

「第二,現在歐美推行貿易去風險化,資金從中國那裡抽離出來,不再提供技術和敏感產品給中國。對中國來說,雖然匯率下降是對出口有利,但是對於主要市場歐美來說,作用不是太大,並不能夠對沖資金外流和訂單外流的風險。」

邱俊榮表示,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人民幣刻意貶值,目的就是希望能夠加大出口,但現在恐怕連這個好處都沒有了。

因為現在全世界的需求非常低迷,再加上中國出口被替代的情況非常嚴重。外資撤離以後,就在東南亞、印度等建立了很多新的生產基地,所以出口一旦衰退下去,就很難恢復了。他說,「反過來講,因為人民幣貶值就是進口成本提高,這對中國現在嚴重內需衰退,只會更雪上加霜。」

當局保匯率 陷左右為難僵局

面對人民幣快速貶值,中共央行越來越感到不安,路透社近日引述據知情人士透露,中國主要國有銀行正忙於在境內和離岸拋售美元買入人民幣,試圖減緩人民幣貶值的速度。

《華爾街日報》評論說,在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的背景下,中國央行既想提振經濟,又想維持人民幣匯率穩定,事實證明兩者難以兼顧。

洛加大安德森管理學院經濟學者俞偉雄(徐綉惠/大紀元)

俞偉雄表示,現在能做的就是靠美元儲備,這些美元通常用來購買美國債券,它可以賣掉這些美元債券、購買人民幣,中國的外匯儲備還夠,應該多多少少還可以支撐,短期內是這樣,除此之外就很難了。

黃大衛表示,目前由於外匯儲備已經是越來越少,在經濟不景氣情況下,要穩定匯率跟刺激經濟,的確是困難重重,工具是非常狹隘的,沒有想像中這麼多。

「當然不是說完全沒有,央行其實可以通過增加貨幣供應量,給一些社保、醫保的社會保障基金,讓老百姓消費能力提高,消費信心提高的話,也會提升經濟。但這種方法多見於歐美一些高福利國家,中國就不常見。」

邱俊榮分析說,中方其實不希望人民幣持續貶值,由於國內經濟狀況非常糟糕,必須要通過降息去刺激投資或消費,但降息本身就釋放更多人民幣出來,本身就會造成人民幣貶值,再加上整個利差擴大,人民幣貶值趨勢只會更擴大而已。

他說,西方的一般看法是,(中共當局)現在已經沒有可用的政策了,因為經濟的邏輯非常簡單。第一個就是它如果有效的話,早就有效了。第二就是國際金融有一個三難悖論,你又要資本管制,又要利率好,又要經濟成長,這三件事情很難同時達成。這個不是一個政府厲不厲害的問題,是在理論上不可能的事情。

人民幣或一蹶不振

譚雅玲文章指出,當前人民幣貶值與2022年邏輯與節奏不同,存在貶值加深的可能。伴隨中國貿易和經濟環境的變化,人民幣升值行情上限或朝向貶值為主,人民幣貶值存在加深至7.4~7.5元的可能性。

邱俊榮表示,「當所有人都預期人民幣貶值的時候,預期就會很快變成現實。所以看起來人民幣的貶值,是一個長期的趨勢,人民幣會慢慢朝向8前進,這大概是無法阻擋、遲早的事情。」

黃大衛表示,人民幣貶值對老百姓有相當負面的影響,首先外資代表了訂單、技術還有人才,外資的加速外撤的話,會導致中國目前的外貿困境會雪上加霜。另外人民幣貶值,一些國際投資機構會把中國目前持有的金融產品拋出,導致資產價格下行,會對老百姓財富有負面影響。

俞偉雄表示,現在美國越來越多的去風險化一些動作,外資撤離今年會比去年的規模大很多。有智慧的人,應該都可以看得出來,中國經濟有很多的問題,能夠撤離就趕快撤離。

「我覺得人民幣的貶值這個趨勢應該還會加深的,有人說7.5,我覺得7.5基本上不動腦子就能想明白的(No brainer),可能我們要準備好貶值得更多,也許到8都有可能,因為中國的經濟問題非常的大。」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