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地產

年輕租房者通脹率 遠高於全美水平

【2022年09月07日訊】(記者李歐編譯報導)如今買房對美國年輕人來說越來越困難了,通貨膨脹對年輕租房者造成了沉重打擊,因為租金和其它費用的增長速度遠快於他們的收入。

7月份簽訂新租房合同的千禧一代,他們整體的商品和服務總成本同比增長了11.6%,遠高於美國全體人口的通脹率8.5%。此外,Z世代新租約的租戶,個人通脹率為11.3%,幾乎與千禧一代一樣高。

租金漲幅大 對年輕人影響大

這主要是由於租金成本飆升,7月份租金要價同比上漲13.5%。雖然租金價格在2021年飆升後有所放緩,但租金要價比疫情前高出約25%。千禧一代和Z世代,將超過四分之一的收入給了住房花費,這是所有支出類別中最大的一部分。另外,他們在食物上花費了大約13%,在燃料上花費了7%。

千禧一代和Z世代租房者的通貨膨脹率,與全美比較。(Redfin提供)

儘管通脹率在6月份達到9.1%的40年高點後有所緩解,但它仍造成廣泛的經濟動盪,讓許多美國人難以支付帳單。

該份報告是基於Redfin對Z世代和千禧一代租戶的商品和服務成本的分析,該分析基於勞工統計局的消費者價格指數衡量的消費習慣。該分析結合了Redfin關於租金要價的數據,權衡了通貨膨脹的每個組成部分——包括食物、燃料、住房和其它變量——以得出千禧一代和正在接受新租約的Z世代的通貨膨脹率。成年Z世代為18至25歲,千禧一代為26至41歲。

雖然通貨膨脹已經削減了大多數美國人的預算,但對年輕一代來說更為嚴重。Z世代的總體通脹率為9.2%,千禧一代的通貨膨脹率為9.6%。這低於專門針對租房者的11%以上的通脹率,但高於整體人群的8.5%。

年輕租房者 財富累積面臨困境

總體而言,對於年輕的租房者來說,通貨膨脹也更為嚴重。7月份所有租房者的商品和服務價格同比上漲9.2%。不到一半(48.5%)的千禧一代擁有自己的房子,雖然Z世代沒有官方數據,但有房的比例可能要低得多。

相比之下,嬰兒潮一代的住房擁有率接近80%,X一代的住房擁有率接近70%。老一代的個人通貨膨脹率往往比較低,部分原因是他們更有可能擁有自己的房屋,並從不斷上漲的資產中賺錢,而不是租房住。

Z世代的成年人尤其難以應對通貨膨脹,因為他們通常具有相對較低的入門級收入,並且沒有很多財產——但他們仍然首當其衝地承受著成本上升的影響。通貨膨脹也對千禧一代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因為年長的千禧一代自大蕭條期間開始,一直在追趕財務,而年輕的千禧一代則處於職業生涯的早期,儲蓄較少、收入較低。

Redfin高級經濟學家博哈里(Sheharyar Bokhari)說:「通貨膨脹對年輕租房者造成了沉重打擊,因為不僅從食品到燃料的各種價格飆升,而且租金價格也在飆升。」「高租金加上學生貸款債務,和相對較低的收入,千禧一代和Z世代的租房者很難將錢存入儲蓄、退休帳戶和首付基金以最終買房。他們的債務利率也可能更高,這進一步削減了他們的潛在儲蓄。」

Z世代可支配收入所剩無幾

從2020年到2022年,Z世代和千禧一代的收入都增長了9.7%,但支出增長幅度更大,約為17%。成本增長快於收入增長,使年輕的美國人沒有多少可支配收入。

對於典型的Z世代成年人來說,在考慮住房支付和包括食品和交通在內的其它費用後,他們40,953美元的收入中位數僅剩下1.9%。這比2020年占他們收入的7.7%有所下降。雖然從技術上講,他們的收入只有一小部分可用於自由支配的支出,但許多 Z 世代成年人(包括大學年齡的人)與父母同住,並可能從父母那裡獲得經濟幫助。

考慮到住房支付和其它費用,典型的千禧一代有大約26%的收入剩餘,低於2020年的30%。主要是因為千禧一代賺了更多的錢。千禧一代的典型收入為85,233美元,是典型的Z世代收入的兩倍多。

租金高昂是買房最大障礙

如果典型的Z世代將所有可支配收入都存起來,到年底他們將只有766美元;千禧一代將擁有21,959美元。按照這個速度,千禧一代需要4年的時間才能為中等價位的美國房屋(413,000美元)存夠20%的首付。理論上,以這樣的速度儲蓄Z世代需要一百多年,但這個數字並不現實,因為我們預計最年輕的勞動者的收入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增加。

根據Redfin在8月份的一項調查,39%的近期或當前首次購房者,由於租金成本高,而沒有儘早購買房屋。高昂的租金成本是最常被提及的買房障礙,高於其它障礙,包括債務和與疫情相關的財務挫折。有這個問題的,近八成的受訪者是千禧一代或Z世代。

「昂貴的住房、高通脹和相對較低的收入相結合,迫使許多年輕的租房者以創造性的方式省錢」,博哈里說:「有些人與父母或室友住在一起,且時間比他們希望的要長;而另一些人則搬到更負擔得起的地區。」

受通脹打擊最大的都會區

在6月份簽訂新租房合同的Z世代租房者,他們在西雅圖的商品和服務價格上漲17.1%,是本次分析中21個大都市中通脹率最高的,遠高於6月份西雅圖整體的通貨膨脹率10.1%。

接下來是邁阿密,6月份簽訂新租約的Z世代人群的通脹率為14.2%,而該地區整體的通脹率為10.6%。排在第三名的是紐約,7月份新租約的Z世代的通脹率為12.8%,幾乎是紐約總體通脹率6.5%的兩倍。

表:前十高Z世代和千禧世代新簽租約租戶的通貨膨脹率(2022年6月或7月)。資料來源:Redfin。(大紀元製表)註:*代表6月份數據。

千禧一代的名單也大致如此,在西雅圖簽訂新租約的人經歷了16.8%的通脹,其次是邁阿密的14%和紐約的12.6%。

這部分原因是由於這3個沿海都會區的租金成本迅速增加。西雅圖和紐約都是7月份租金上漲最快的10個大都市之一,西雅圖的典型租金要價同比增長22%至3,157美元,紐約則增長23%至4,209美元。邁阿密要價上漲18%至3,068美元。

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是該分析中唯一一個,年輕租房者的通脹率明顯低於整體人群的都會區。7月份簽訂新租約的Z世代和千禧一代的通脹率分別為5.4%和5.7%,而總體通脹率為8.2%。明尼阿波利斯是7月份租金要價同比下降的3個大都市之一,下降了8%。

另外,加州的河濱市、佛羅里達州的坦帕和鳳凰城,千禧一代和Z世代的租房者的通脹率也比整體通脹率稍低。◇

責任編輯:李曜宇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1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