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澳州悉尼安裝了100個野生動物巢箱

【2023年06月09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JESSIE ZHANG報導/王萬捨編譯)澳大利亞悉尼市安裝了一百多個巢箱作為動物家園,以替代由於土地開發、城市化及其它人類生活影響而被毀壞的野生動物保護區。

城市生態學家詹姆斯‧麥克納馬拉(James Macnamara)說,巢箱是為動物棲息、築巢、撫養幼崽以及用作抵禦惡劣天氣而設計的臨時避難所,為緩解悉尼野生動物的「住房危機」提供了急需的場所。

他說,「工商業發展需要開發土地,但同時我們也需要照護當地因此而流離失所的野生動物,為它們打造家園。」

巢箱在城區特別有用,城市環境中適合動物棲息的大型古樹比較稀缺。

根據政府數據,天然樹洞至少需要八十年才能形成。而要形成能容納刷尾負鼠或鳳頭鸚鵡這麼大體型動物的洞穴則要大約三百年。

2020年6月1日,澳大利亞悉尼的喬治街。(Mark Kolbe/Getty Images)

悉尼市市長科勒夫‧摩爾(Clover Moore)表示,這些巢箱有望吸引更多動物來到城區定居,從而帶動生態系統的重建。

她所在的區域覆蓋澳大利亞最重要的商業中心,占澳大利亞GDP的7%、新南威爾士州經濟的22%。

摩爾說:「我們的公園不僅僅是城市的肺,它們還是本地物種所剩不多的最後棲息地,這些物種大部分都被趕出去了。

「去年3月,我們在公園裡安裝了四十多個這種巢箱。這些巢箱成為環尾負鼠和普通刷尾負鼠以及其它野生動物的家園,為它們提供了一個安全的地方以躲避天敵。」

木箱用彈簧式鐵絲綁在樹上,鉄絲會隨著樹的生長而延展以避免勒住樹幹。它們大小不同,以便適合各種不同的物種。並裝有出入口以保護它們在裡面的安全。(悉尼市政府提供)

悉尼市最近在海德公園、維多利亞公園、阿爾弗雷德王子公園、和諧公園、庫克和菲利普公園、孤兒學校小溪和金伯利格羅夫保護區共安裝了62個巢箱。

在這之前,悉尼公園、聯邦公園和布萊克瓦特灣區從去年3月開始已安裝了43個巢箱。

巢箱內發現有劃痕,表明這些箱子已被動物使用過。

工作人員將定期檢查巢箱以記錄它們的使用方式並調查哪些物種已遷入。

刷尾負鼠和寶寶。(悉尼市政府提供)

麥克納馬拉補充說,該計劃不僅對保護當地物種至關重要,而且對生活在那裡的人們也很重要。

麥克納馬拉說:「微型蝙蝠和小鳥對於昆蟲類的生態控制起重要作用。

「負鼠有助於為本地桉樹授粉,是貓頭鷹的獵物;而貓頭鷹則有助於控制負鼠、囓齒動物和兔子的數量。

「一個健康、多樣化的生態系統能夠繁榮昌盛,並為城區的動植物及居民帶來各種好處。」

正在小睡的環尾負鼠。(悉尼市政府提供)

需要系統性改革

雖然在市中心放置巢箱是促進生物多樣性的積極舉措,但昆士蘭大學的博士後研究員克里斯托弗‧奧布萊恩(Christopher O’Bryan)表示,這是一種創可貼式解決系統性問題的方法。奧布萊恩曾研究並發表過關於人類與野生動物衝突與共存的論文。

奧布萊恩告訴大紀元。「我們可以嘗試放置巢箱、種植樹木和其它東西。但如果我們不阻止根源,也就是由於過度開發、監管不力和土地清理導致的棲息地喪失和破壞,它起到的作用有限。

「環境立法機構通常缺乏必要的監管手段來進一步阻止過度開發或原始棲息地的喪失。」

他說澳大利亞可做的事情很多,包括促進本地物種繁殖和植被再生等。

一隻彩虹吸蜜鸚鵡坐在山龍眼灌木的花上。(Greg Wood/Getty Images)

他補充說:「可以製定計劃使資金流向積極致力於使恢復景觀原狀的保護組織。

「這是很有意義的事情。一旦消失了,想要它們再回來代價很大。當務之急是制止它們流失。」

3D打印巢箱

澳大利亞的一項研究發現,他們可以通過精密模仿天然樹洞的保暖、耐用特性及內部尺寸,用3D打印技術打印出讓動物感到更舒適的巢箱。

查爾斯特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首席研究員戴維‧沃森(David Watson)教授表示,要想讓野生動物再度繁榮生殖,大規模安裝巢箱和其它人工結構能起到關鍵作用。

沃森說:「3D打印的優點是靈活、適用性。這種靈活性加上雙層隔熱保溫效果,使巢箱成為給這些瀕臨滅絕的野生動物餵麵包以來為它們提供的最好的東西。」

「我們3D打印出的這種空洞結構與已有三千年之久的天然樹洞的區別在於它們能夠更好地控制內部溫度。」沃森的研究生團隊成員米克‧卡倫(Mick Callan)說。

「這意味著3D巢穴隔熱效果更好,為動物提供了一個更舒適的家。」

「我們的3D空心巢穴有望與天然巢穴的使用壽命相當,比普通的木材巢箱好。木材巢箱通常可以使用8到10年。」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