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錄之一百五十:楊尚昆家族中的「反黨分子」

整理:袁斌

【2023年08月10日訊】上世紀1957年的最後一天,李才義被中共四川省財政廳黨組批准劃為「極右分子」開除公職、強制實行勞動教養。當他跨進成都新南門新村4號省勞改局收容轉運站的鐵門時,省級各機關送去的所謂極右分子、歷史反革命分子和現行反革命分子,大多精神頹傷,唉聲嘆氣。惟有一個風度翩翩,年齡與他差不多的青年,嘴裡正輕聲地哼著:「再見吧媽媽!別難過,莫悲傷……」那是當時流行的前蘇聯歌曲。「這歌我也愛唱,這歌詞最能表達我們當時的心情,於是我倆成了相識恨晚的好朋友,其友誼延續至今。」 李才義說。

據李才義介紹,楊少西一家在中共黨內地位顯赫:一個伯父叫楊尚述,字楊闇公公,是中共四川地下省委第一任書記,死於1927年重慶「三•三一」慘案;另一個伯父楊尚昆,曾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第4任主席;其叔父楊尚正,字白冰,上將軍銜,曾任中共中央軍委祕書長兼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其生父楊尚倫,早年參加共產黨,在上海領導過學生運動,失敗後,奉命潛回四川,在軍閥部隊內做「統戰」工作。1949年底協同中共地下組織策動鄧錫侯、潘文華和劉文輝共同宣布起義,並作為三位起義將領的代表之一,與其他兩位代表乘車前往新都桂湖公園,向中共第一野戰軍賀龍司令員、王維舟副司令員及張經武參謀長,匯報起義部隊情況和成都市區情況,歡迎中共部隊早日進入成都,為「和平解放」成都做出了貢獻。成都「解放」後,楊尚倫被賀龍聘為成都軍事管制委員會高等顧問,四川與西康合省後又被任命為四川省民政廳副廳長。誰會想到出身於這樣一個「無產階級革命」家庭的楊少西,也會被打成資產階級右派分子呢?

李才義回憶,1957年整風、反右時,楊少西是鐵道部第二工程局技術學校的教員。當他知道楊少西上述的家庭背景時,曾經問過他:你伯父、叔叔和你父親都是高官,為何沒有保你?為何不放你一馬?他說:我的右派言論是「重量級」的,誰都保不了我。後來李才義才知道楊少西勤奮好學,善於獨立思考,不隨風轉舵:比如說「土改」時,為配合宣傳,在全國上映《白毛女》電影,把農村的地主典型化為黃世仁那樣的人,楊少西頗有異議。他說:據我了解,地主剝削農民是事實。但地主投入資金買了土地該不該有收益?如收益的比例過高,當然可以叫作剝削;若收益比例恰當,就應算是合理。他還說農村的地主並不都像黃世仁那樣惡劣霸道,也有勤勞持家、樂善好施者。所以在「土改」時期殘酷鬥爭,甚至關、管、殺了一些地主是不應該的。

又比如「抗美援朝」時期,官方宣傳說:「美帝國主義發動朝鮮戰爭,是想把朝鮮當作跳板來侵略中國」,楊少西也有微詞:他說美國要侵略中國,何不在國共兩黨的內戰時期,而偏要在國民黨敗退台灣、共產黨已奪得政權的時候?顯然是缺乏軍事常識的愚民之談。他還說美國即使要找跳板也只能是台灣,而不是朝鮮;即使要援助朝鮮,也當之無愧是兵強馬壯的蘇聯老大哥,而不應該是剛剛結束內戰、正百廢待興的中國老二。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