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中共內部操作曝京津冀洪災係人禍

【大紀元2023年08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京津冀洪災逐漸減退後,習近平才在近日主持政治局會議「研究防汛抗洪救災」等。大紀元獲得的河北地方政府的內部資料顯示了當局為保北京保雄安淹涿州的詳細計劃。

這些內部資料顯示,中共早就計劃犧牲保定涿州等地,讓這些地方成為蓄洪區——「首都護城河」,但河北政府召開視訊會議卻要求各地與會官員嚴格保密。專家認為,河北這些官員只對習近平負責,只要洪水沒有淹了北京市區、沒有淹了雄安,就算任務完成,涿州百姓、廊坊百姓的生死,不在其考慮範圍之內。

中共成立四個督察組並啟用戰時機制確保行洪

根據大紀元獲得的內部資料顯示,為保北京、保雄安,河北省保定的涿州市早提前部署作為洩洪區,要讓洪水在涿州通暢通過。

這份7月29日發出的特急文件,標題為《關於清理整治妨礙行洪問題工作開展情況的通報》,由涿州市防汛抗旱指揮部、涿州市河長制工作領導小組聯合發出,內文提到當局成立4個督導檢查組,對涿州的桃園街道、義和莊鎮、碼頭鎮、東城坊鎮、孫家莊鄉、松林店鎮、高官莊鎮、豆莊鎮、刁窩鎮等8個轄區的清理整治妨礙行洪問題工作情況進行督查。

圖片1逐州市防汛抗旱指揮部、逐州市河長制工作領導小組聯合發出《關於清理整治妨礙行洪問題工作開展情況的通報》,只有4個轄區展開清理整頓工作,並且有29處尚未進行整改。並通過四個督查組來確保執行。(網絡截圖)

文件顯示,當局督查下來只有4個轄區按要求開展清理整頓,並發現29處尚未進行整改。文件強調為保障河道行洪安全,各鄉鎮、街道要從嚴從實、從速從快,確保白溝河、北拒馬河北支、中支、南支河道內的樹木、構築物、建築物等阻水障礙物全面清理整治到位。

文件還強調,除了不間斷督查直到全部問題得到解決外,同時還要由市委督察室、市政府督察室對此「開展專項督查」,另外市紀委監委對此進行「執紀跟蹤問效」,對發現推諉扯皮、執行不力等問題,甚至升級到「啟用戰時機制來嚴肅追責、問責」。

陸媒澎湃網8月3日也曾報導,中共河北省委書記倪岳峰8月1日至2日在保定和雄安檢查防汛救災工作時強調,「有序啟用蓄滯洪區,減輕北京防洪壓力,堅決當好首都護城河」。

河北防洪會議內容成祕密 嚴禁外洩

而7月30日河北省政府在凌晨和發出的兩份文件表明,河北省蓄滯洪區人員要立即轉移,但河北通知上午11點半召開全省的視訊會議時,卻仍要求與會者絕對保密。

30日凌晨3點10分,河北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凌晨發【特提】文件,「關於做好蓄滯洪區人員轉移的緊急通知」,文件同時下達到廊坊、保定、邢台市政府及雄安新區管委會。

文件明確表示,「小清河分洪區、東淀、大陸澤、寧晉泊蓄滯洪區即將啟用」「立即組織蓄滯洪區人員有序轉移」。

河北省第一次洩洪通知,保定市收到7月30凌晨3點10分,逐州市收到半小時後,3點40分。(大紀元合成圖)

半小時後的凌晨3點40分,涿州市政府接到保定轉發的這個來自河北省的緊急通知。

但相關信息在官方公開的通知和報導中幾乎沒有提及。

在當天早上9點,河北省由河北省委、省政府辦公廳名義發出的上午11點半「關於召開全省防範應對近期降雨工作的視訊調度會議的通知」,要求與會者是除了縣以上的黨政一把手、辦公室主任、分管副縣長外,還有省軍區戰備建設局、武警河北總隊政治工作部。除主會場外,還有各地的分會場,對全省防範應對降雨工作進行再安排再部署,進一步壓實各級各部門責任。

7月30日凌晨3點左右河北省內部發出洩洪通知要求緊急轉移後,當日上午河北省政府發出召開全省的防洪視訊會議通知中,罕見要求與會者嚴格保密會議內容。(大紀元)
河北省7月30日召開全省應對強降雨視訊會議,會議具體事項中罕見提出高規格保密要求。(大紀元合成圖)

但通知在與會有關具體事項中還特意要求,「與會人員和工作人員嚴格保密紀錄,落實保密責任,妥善保管會議文件,嚴防發生失洩密問題。」會議還要求「嚴禁攜帶手機等無線移動通訊工具,及錄音、錄像、拍照和信息存儲等功能的電子設備進入會場」。

河北一名知情官員也提前兩天冒險將消息告知在美國的原大陸調查記者趙蘭健,趙蘭健28日在推特上率先進行預警,「能明確的內部消息,河北省水利廳報給河北省這次可能比96年8月洪水還大。河北暫時按比96.8更大的洪水去準備。」

趙蘭健當時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系統內部的官員已經知道了,但是該官員沒有辦法把這樣的信息傳播給更多老百姓。但希望這樣的一個警告信息在國際媒體平台上能引起重視。

他說,無論是門頭溝的民眾也好,還是涿州洩洪區的民眾,很多人通過各種渠道向外表示,洩洪沒有通知。

由於當局洩洪沒有通知,在洩洪區引發嚴重洪災,造成嚴重的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門頭溝居民此前曾告訴大紀元,洩洪無預警,導致門頭溝深山中的很多村莊遭到嚴重毀損,其中丁家村被淹得只剩下牌樓標誌了。而山裡多是老人和放暑假前往避暑的兒童。山裡離門頭溝中心得有好幾個小時車程,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此遭殃。

北京市豐台區的楊先生通過國家信訪辦網上投訴:涿州市聯合七號院人為泄洪不提前通知,家在一層被淹,嚴重受損,小區地下室也灌滿水,損傷樓體,泄洪導致的家庭受損不該由無辜百姓承擔,要求賠償。

而河北淶水縣居民張女士13日向大紀元表示,「由於淶水縣不預警開閘洩洪,造成大量人畜死亡,不計其數。山裡死了很多人,平原也死很多人。」

對於京津冀出現的洪災,自由主義法學家袁紅兵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一方面是習近平本人對中國整個水利的這個防洪的布局、設施到底怎麼樣,完全不了解;另一方面所有的官員普遍躺平,誰也不負責任,在這種情況下,怎麼可能不造成巨大的災害呢?!

「而保北京、保雄安那是習近平親自的決策,但是保北京、保雄安就必須犧牲涿州、廊坊等廣大蓄洪地區的民眾的利益。所以中共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時是不敢讓濁州和廊坊的民眾知道。」他強調說。

中共7常委無人視察災情 民眾:官員只對習負責

8月12日中共水利部宣布,今年海河流域子牙河發生大洪水,大清河、永定河發生特大洪水。本次洪水判定為流域性特大洪水,並命名為海河「23・7」流域性特大洪水。

洪水肆虐時,中共七常委無一人前往災區視察。8月17日,習近平主持召開政治局會議總結這場洪災,外媒刊文說是中共在集體定調,吹噓防汛抗洪救災取得重大成果。

自由主義法學家袁紅兵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現在習近平是大權獨攬,而他下面的官員甚至所謂常委都基本躺平,沒有習近平的指示的事儘量不去做,這就是中共最大的危機之一。

他分析,「所以河北這些官員他們只有一個目的,只是對習近平負責,讓習近平滿意就好了,只要這個洪水沒有淹了北京市區、沒有淹了雄安,他們認為他們就已經完成了習近平交給他們的任務。至於涿州百姓、廊坊百姓的生死,那不在這些官員的考慮範圍之內。」

京津冀的洪災災情慘重,但中共各地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數很少。水利專家王維洛認為,中共最大的本事就是隱瞞死亡數字,你永遠不會知道死多少人。

王維洛:洩洪區民眾可以要求國家賠償

王維洛對逐州的大洪水研判認為,淹沒涿州市的部分洪水是來自北京門頭溝的永定河洪水,通過永定河盧溝橋分洪樞紐的分洪,將永定河的部分洪水通過大寧水庫進入小清河,通過小清河流入涿州市境內,與來自拒馬河等河流的洪水匯合,形成淹沒涿州的大洪水。

他提醒受災區的民眾運用法律來維權自己的權益,提出國家賠償,「根據中國城市規劃法第7條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就是城市總體規劃應當和江河流域規劃相協調。具體的解釋就是比如說在海河流域裡已經規劃成自洩洪區了,那你就不能再規劃城市。」

他進一步舉例說,譬如說涿州市政府,在小清河蓄滯洪區裡面批準了這些新農村的建設,你就違反了中國城市規劃法第7條。那麼根據城市規劃法第15條規定,編製城市規劃應當符合城市防火、防爆、防震、防泥石流、防洪管理等要求,在可能發生強烈地震和嚴重洪水災害的地區,必須在規劃中採取相應的抗震和防洪措施,就是說你在這裡必須把這個城市的房子建在這個洪水不能淹沒的地方,哪怕是分洪分來的水。

「所以這些災民們應該根據中國的城市規劃法上告當地政府違法,要求賠償規劃錯誤所導致的損失。這是他們應該走的一條路,這樣就是在中國的這個法律體系裡面能找到一個突破口。」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