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如何解決舊金山的問題

【2024年05月17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Tony Hall撰文/信宇編譯)如果我們看一看今天的舊金山,我們不禁會發問:「究竟發生了什麼?」

這座城市怎麼了?這座人人都愛的城市怎麼了?這座山丘上閃耀的城市發生了什麼?要知道,這座城市曾經激發了數百萬人的夢想、回憶和美好時光,這些人曾在這裡居住或遊覽,在這裡養家餬口安家立業,或從四面八方來到這裡,在優美的環境中體驗獨特的文明階層生活。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必須回顧一下舊金山的歷史,看看它是如何演變成今天這個樣子的:一塊對最高出價者開放的房地產。這裡的企業運作模式是「付費即玩」,長達至少三十年由政治精英階層控制的城市政府,不斷迎合不停變換的最高出價者。

背景與歷史

自19世紀80年代淘金熱開始,歷經兩次世界大戰、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直至20世紀70年代,舊金山一直是一座令所有到訪者羨慕不已的城市,因為這裡的生活方式與美國其它城市截然不同。這座城市擁有歐洲城市的大都會魅力、遠東的神祕誘惑、狂野西部的豪放態度,以及能與規模是其十倍城市相媲美的繁榮商業氛圍。所有這些都座落在一個壯麗的環境中,周邊還環繞著著名的高等學府。

在外人看來,舊金山可能會被誤認為是一個守舊的地方,因為它同時散發著傳統、好客、慷慨仁慈和優質生活的氣息。與其它城市相比,它的人口雖然不多,然而卻充滿了一種明顯的、令人羨慕的公民自豪感。總的來說,這座城市的治理是由那些從地方層級逐步晉升上來的人所主導,他們的目標始終是把城市建設得更加美好。

大多數當選的公職人員都是本地人,他們的工作是為了讓舊金山變得更好,造福這裡的居民,而不是他們所屬的政黨。人們厭惡旨在滿足個人私利的行為,認為這種行為很沒品位,而且很容易將其歸咎於「外來者」,因為許多居住在這座城市的人都是通過艱辛的努力才成長起來的,他們不會讓一些奸商惡霸毀掉他們辛辛苦苦創造的一切。

這並不是說這座城市沒有犯罪或腐敗,哪座城市可以獨善其身呢?然而,在這樣一個罕見的環境中,人們以一種獨特的方式處理著確實存在的犯罪和腐敗問題,並接受了其它一切客觀存在的現象。

進入20世紀70年代,「唯我」文化開始在美國紮根。誠實、正直、忠誠和自豪等美德對新一代特權階層的意義逐漸減弱,他們不想在追求一切的過程中受到這些美德要求的束縛。

舊金山雖然小巧而緊湊,卻有著和諧的傳統,來自各行各業的人們成功地創造了令人羨慕的環境。這裡的人們痴迷於地方政治,以及算計哪一個統治集團將成為下一個「統治者」的陰謀。這座城市向來以喜歡冒險、不尋常和令人興奮的事物而著稱,它成為了人們逃離大都市中的循規蹈矩、無聊無趣和按部就班等負面因素的理想目的地。

舊金山,這座浪漫的城市,帶著它所有的獨特性,做好了被接管的準備,卻對即將到來的衝擊一無所知!

舊金山已經企業化

20世紀90年代初,舊金山遭到加州各地政客和政治黑客入侵,他們從未在當地政壇站穩腳跟。這些人對政府治理藝術的看法與熱心交際卻又回歸家庭的舊金山人完全不同。

這些人大多來自不起眼的地方,一旦成為舊金山的「玩家」,他們不用付出什麼籌碼,卻能獲得諸多好處。他們習慣於在匿名的氛圍中進行各種政治利益交易,而不會像大多數舊金山人那樣,在意一個人隸屬於哪所「高中」或「教區」。

簡而言之,這些人都是「闖入者」,他們嗅到了機會在一個小到足以滲透的地方大展拳腳,而這個地方在全國範圍內都享有盛名、尊重和認可。為了實現這個目標,他們有計劃地參與當地民主黨的工作,許多舊金山人因其種族、社會或移民身分而選擇認同民主黨。

他們建立了一個由俱樂部成員、鄉鄰團體和理想主義志願者組成的網絡,所有人都想讓世界躁動起來。當當地人忙於工作養家餬口和享受美好生活時,這些剝削者卻把具有熱情好客和仁慈精神的舊金山人當傻子耍,通過操控選舉成為民選官員。

舊金山已經成為一個隨時準備被這些人接管的小鎮,這些人對改善舊金山毫無興趣,甚至不想維持現狀。他們只想讓自己當選公職。他們成功地實現了在不那麼開放和寬容的環境中無法實現的目標。在這裡,在他們新發現的溫床上,他們可以通過將城市服務貨幣化來獲得各種權力和財富,還可以建立一個政治基地,將他們的門徒輸出到全美各地擔任更高的政府職位。

就這樣,這個曾經偉大的城市開始走向衰落,以舊金山為基地的官員開始崛起,並在全加州和整個國家舞台上大顯身手。

為什麼是舊金山?

舊金山是一個得天獨厚的城市,因為它與其它城市不同,至少到現在為止,它一直都擁有非常積極的現金流。這就是最初吸引眾多闖入者的原因。

舊金山的積極現金流得益於蓬勃發展的世界級市中心商業部門及其所繳納的稅收;得益於全國最昂貴的房地產市場;得益於繁榮的旅遊、會展、娛樂和購物聖地;得益於眾多創收企業機構,如機場、交通、港口和公用事業,所有這些都由市政府管理。

舊金山是一個市縣合一的行政區。與其它擁有獨立縣級行政機構的轄區不同,它由一位市長和一個單一的參事委員會(Board of Supervisors,簡稱參委會)管轄,參委會代表著這個只有80多萬人口的小城市的11個區。順便說一下:也許上帝不允許任何一位參事代表過多的地區,否則他可能會想挑戰統治機器的權威。

舊金山通過排序選擇投票來選舉候選人,事實證明這種制度對普通選民來說過於複雜,然而至少確保了最受歡迎或最有資格的候選人不會總是勝出!也許對於統治機器來說,這又是一個優點。舊金山的人口多樣而分裂,總是被過量和不正常的政治廣告所操縱。

今日舊金山

如今,在外來人員「闖入」舊金山大約30到40年後,市中心商業區的空置率已超過37%,我們曾經的世界級購物中心亦已不復存在。由於人們紛紛搬離舊金山,房地產市場每況愈下。由於犯罪和無家可歸問題,旅遊、會展和娛樂業也已不復存在。我們的市屬企業機構正處於歷史最低點。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實上,對權力的關注、政治地位的提升和自我推銷贏得了這場鬥爭,而做對城市最有利的事則敗下陣來了。

政治機器的辯護者們會告訴公眾,這只是命運的安排,COVID-19全球疫情的襲擊,每個城市都會遇到同樣的問題,如此等等。

不,這些蹩腳的藉口都不是答案。答案其實很簡單,我們越早認識到這一點就越好。

答案就是當權者的管理不善。

今天和過去四屆市政府的掌權者,對公共管理、信託責任,或他們應該代表的人民的良好政府的作用和使命,一無所知,也不關心。他們唯一知道的是如何提出和推銷虛幻的計劃,以幫助他們獲得更高的職位,以及如何不當處理公眾龐大的稅款。

過去政府中存在的熟人偏袒和「我認識某人」的小圈子暗流,已被全盤匿名的賄賂腐敗所取代,這種腐敗行為對於城市毫無忠誠可言。無知和傲慢是愚昧無知圈子的完美要素,而現在,無知和傲慢統治了整個時代。

舊金山市長選舉大戲

如前所述,現在這座城市的政府運作是待價而沽,出售給出價最高的競標者。出價者所要做的就是拿出足夠的資金,確保他們支持的候選人獲得足夠的曝光率;不要招惹麻煩;如果成功當選,不要忘記報答金主和利益集團。

自從我們被全州範圍的外來人員「啟迪」後,與舊金山市和舊金山縣的政府運作做生意,可以賺取數百萬乃至數千萬的美元。政治鬥爭的收益不再納入納稅人系統。合同、撥款、官僚機構以及永遠不負責任的非營利組織(據統計,在舊金山有600家非營利組織),現在都是使舊金山政治統治階級繼續掌權的資金來源的一部分。他們掌控著一切。

他們控制著本市唯一一家本地新聞出版機構,決定著誰能當選,更決定著誰能參加競選。由於當今的政治競選活動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人們的看法和候選人的公眾曝光率,因此他們將競選活動的成本抬高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以至於普通人根本無法參與競選。只有富人,或者民主黨內那些得到良好照顧的特殊利益集團支持的人才能參與競爭。候選人所要做的就是走選舉程序,假裝關心弱勢群體,誇誇其談,似乎無所不能!

當前,我們迎來了一場將在11月結束的市長競選。至少有五位知名度較高的候選人報名參加競選,他們的對手似乎是強勢的前市長威利‧布朗(Willie Brown)以來的最沒有存在感的人選。由於現任市長的政績相當糟糕,很多人認為這是一個變革的機會,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我這個人評判在位政客的標準一向注重其行動,而非其言辭或舉止。這組候選人沒有任何值得炫耀的事蹟可言,也沒有為改善舊金山人民的生活而取得真正成就的記錄,而且到目前為止,他們也沒有任何真正的實質內容可提供給那些呼喚良好、誠實政府的舊金山選民。

舊金山本地的八卦雜誌告訴我們,這是一場溫和派和進步派之間的競爭。市長和一兩名挑戰者現在試圖將自己定位為改良的保守派,然而只要看看他們的實際表現,就會發現這不過是一場政治機器支持的自由派之間的競爭,他們的理念導致了舊金山的衰敗,而剩下的左派候選人現在嗅到了政治機器的弱點。

是的,這場市長競選會很有趣,然而對於那些希望真正回到居民是受益者的制度的人來說,不要心存過高的期待。雖然我個人非常喜歡其中幾位候選人,然而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聽到他們中的任何一位向公眾顯示,他們有膽量做需要做的事情,讓舊金山走上正確的道路,甚至違背他們所屬的民主黨的本來期望。

這是一個由破壞了今天、竊取了明天的同一批人組成的壟斷集團。作為一個堅定的獨立黨人,我承認我對某個特定的政黨有一定的偏見,因為這個政黨毀掉了舊金山和我們生活的整個加州。

顯而易見,要使舊金山重新煥發活力,必須採取一些真正大膽而嚴厲的措施。沒有這些措施,舊金山將永遠無法發揮其應有的功能,為市民謀福利。

無家可歸、刑事犯罪和行政腐敗是扼殺整個城市的罪魁禍首。這些都是人為的問題,可以通過有技巧、有智慧、有同情心和有效率的行政領導來加以糾正。但是,只有廣大普通選民希望它發生,它才會發生。只有你們這些普通選民清醒地認識到,你們投票支持的那些人對你們的城市管理不善,才有可能實現這個目標。只有當廣大普通選民不再願意被候選人的花言巧語「愚弄」時,這種情況才會發生。

只有當普通選民了解真正的社會問題,奮起反抗,並要求正確的措施得到執行時,這一切才會發生。納稅人在買單。他們應該得到更好的待遇。由於剝削者的存在,我們的城市已經病入膏肓。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並不高雅,也不會被所有人接受或理解,然而必須這樣做。

正是基於這種想法,我向真正關心舊金山市民福祉的人提供以下設想。這也是向市長候選人提出的挑戰,讓公眾來依據這些標準評判你們的表現。

托尼‧霍爾版健康舊金山藍圖

1. 無家可歸者:客棧現已客滿

目前,我們在無家可歸者問題上所花費的資金比世界上任何其它司法管轄區都要多,這是因為我們面對的是來自全國各地的無家可歸者,他們來到這裡就是為了享受福利、天氣和環境等各種利好。

假設一下,如果我們將工作範圍僅限於那些來自舊金山的無家可歸者,我們就會有足夠的資金和資源,以明智和富有同情心的方式,從根本上解決他們的具體困境,使他們重新融入社會。

我們現有的3,200多張庇護所床位可以輕鬆容納來自舊金山的無家可歸者(約2,800人),因此將對他們過去的居住年限做出規定。庇護所和各種服務將優先提供給陷入困境的家庭、弱勢群體和單身人士。剩餘的庇護所床位將分配給那些已報名參加藥物濫用治療或心理健康治療計劃的人員。那些因自身問題而拒絕收容和治療的人員將無法在街頭生活,必須離開舊金山。

目前撥給藥物濫用治療和精神健康治療設施的資金將實際用於直接提供此類服務和設施,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通過不負責任的非營利性網絡進行間接管理。

由於市政府的資金有限,所有來自美國其它地區的無家可歸者將有60天的時間安排離開舊金山。根據經濟情況調查,他們可能會獲得旅行援助,幫助他們離開舊金山,返回最新的永久居住地。這項政策將在全國引起連鎖反應,以鼓勵其它城市為自己的流浪者提供幫助。這項政策不是基於流浪法,而是基於所有舊金山人的健康和安全考慮,這一點應該在法庭上占上風。

所有非營利性無家可歸者行業的服務提供商,在被由舊金山納稅人組成的諮詢小組選中之前,都將接受嚴格的審查,以確定其有效性、「盈利能力」和功能性。

我們的街道和人行道必須清除所有侵占物,這樣,用納稅來支付街道和人行道維護費用的廣大納稅人就可以再次正常使用這些街道和人行道,而不必擔心踩到睡在大街上的流浪漢,也不必刻意繞過臭氣衝天的露營地。

所有帳篷和露營者都將被重新安置到本市的指定區域,在對其身分進行審查以決定是否撤離或處理之前,他們將受到嚴格的臨時安置。

2. 犯罪:零容忍政策

舊金山警察局的局長必須卸任,由一名現任警官接替,該警官應該了解舊金山的文化和特質,受到警察局成員的尊重,並具有領導能力,能夠鼓勵其他警官提高工作績效。

舊金山警察局必須立即配齊人員,並以最迅速、最高效和最有力的方式部署,以打擊市內的各類犯罪。必須嚴格執行所有現行法律。

建立一個在線公共跟蹤系統,記錄所有被指控的罪行以及每個案件在法律系統(包括法院)中的處理情況,以便公眾可以追究負責裁決此類事項的相關人員的責任。

3. 杜絕政府腐敗

公務員隊伍或市政官僚機構中的任何類型的腐敗行為都是不能容忍的;一經確認,相關人員將被解僱,並根據適用的民事和刑事訴訟法提起訴訟,追究相關責任。

4. 改良城市公共服務

每個財政年度所有部門的經費都必須採用零基預算。由於來年我們的預算將大幅縮減,因此將對市政機構進行精簡和重新評估,只保留必要的人員需求,以提供基本的市政服務。

近年來,為了減輕負責人的責任而頒布並盛行的「委員會制度」(commission system)將被大幅削減,甚至直接取消。

目前與市政府簽訂合同的所有非營利組織都將接受「盈利能力」、高效性和提供服務能力等各方面的審查,否則將被終止合同。

恢復任人唯賢的公務員聘用制度,徹底根除我們現在實行的委任制度(the patronage system)。恢復以業績為基礎的公務員聘用制度,徹底消除我們現在的庇護制度。

5. 發展市中心商業和小企業

一旦市中心變得整潔、安全和方便,商業將會自然回歸。

我們將對全市所有與市中心公司和小型商業企業有關的法規和許可程序進行審查和簡化,以鼓勵他們合法經營,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對他們進行各種形式的剝削和阻止。

制止在街道上占道經營的現象,我們的街道將重新開放,並以促進交通高效流動的方式重新使用。舊金山市交通局局長必須更換。

市中心的路邊停車位將重新開放,並根據使用情況規定具體的上下車時間。

對市立停車場的收費進行審查,以鼓勵停車,而不是懲罰性收費。

必須審查為擴容商務而取消路邊停車位的政策,必要時甚至可以取消該政策。

6.強化政府管治

將對所有地方政府的運作進行評估,以確定其為舊金山人民服務的具體表現。

在所有影響市民的事務中,採用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

探索並制定明智的替代方案,反對破壞性的「一刀切」全州強制計劃,如要求在舊金山建造83,000個新住宅的「住房要素強制計劃」(Housing Element Mandate),以及將破壞本市14,000個住宅停車位的最新「提升能見度」(Daylighting)停車計劃。

利用市長辦公室再次推動和支持具有以下素質的各個職位候選人:將其所代表的選民的福祉放在心上的參事委員會成員,懂得如何有效起訴犯罪以維護公共安全的地區檢察官,以及懂得如何應對本市在實施上述政策時所面臨的法律挑戰的市檢察官等。

爭取廢除我們錯誤標籤的「庇護城市」(sanctuary city)地位、地區選舉和排序選擇投票等。

作者簡介:

托尼‧霍爾(Tony Hall)曾任加州舊金山第7區參事。在長達33年的時間裡,他曾在行政、立法和司法等所有政府三個分支的七個不同的城市部門擔任行政和行政職務。他也是灣區倍受推崇的歌手兼藝人。

原文:How to Fix San Francisco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