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中美晶片戰 台灣最關鍵

【2022年01月30日訊】我們今天的話題,要來關注一下中美晶片戰。大家看到,在跨入2022年後,晶片荒仍在持續,就事件美國商務部近日發出警告,美國眾議院也推出了一個《2022年美國競爭法》草案。那麼,這個草案的具體內容和目的是什麼呢?除了對美國意義重大以外,它對中國和台灣又會產生什麼影響呢?我們今天就來談談這些內容。

晶片荒持續 美商務部發警告

自2020年下半年以來,晶片荒就成為困擾汽車業的大問題,而時至今日,這個問題仍然沒有解決。

1月18日,日本豐田汽車(Toyota)宣布,由於晶片短缺,將在今年2月暫停日本國內8家工廠11條生產線的生產。之後,豐田又宣布停產時間延長3天,受影響的範圍也擴大到11家工廠的19條生產線。

除了疫情和自然災害對晶片供應造成衝擊以外,需求大增是造成晶片短缺的最主要原因,所以,全球半導體行業都在努力擴大產能。

美國半導體產業協會,在去年10月發布的報告顯示,近兩年,全球半導體行業的資本支出已經創下了歷史新高,2021年的行業資本支出,預計將達到將近1,500億美元,2022年將超過1,500億美元,而在2021年之前,全球半導體行業的年度資本支出,從來沒有超過1,150億美元。

根據美國半導體產業協會的統計,到2024年之前,預計全球將有85座晶圓廠建成,其中包括25座8吋晶圓廠,和60座12吋晶圓廠。屆時全球8吋晶圓的產能將提高近兩成,而12吋晶圓的產能將增加將近五成。

但是,這些晶圓廠要建成投產至少要兩三年的時間,所以,根據美國商務部25日公布的調查結果,2021年的晶片需求比2019年高出大約17%,因為產能不足導致的晶片荒,將至少持續到今年下半年。調查還顯示,美國的晶片供應鏈非常脆弱,因為關鍵晶片的庫存中位數,已經從2019年的能夠支撐40天,下降到了2021年的不到5天。

美國商務部的這個調查結果,也凸顯了振興美國國內半導體生產的緊迫性,緊接著,美國眾議院,在25日的晚間就推出了《2022年美國競爭法》草案。

那麼,這個法案包括哪些內容,目的又是什麼呢?

美眾議院推競爭法案 抗衡中共

根據該法案,美國將創立晶片基金,撥款520億美元,鼓勵美國私營部門投資半導體的生產等。同時,法案也授權用450億美元改善美國的供應鏈,加強製造業,確保更多關鍵物品在美國製造。此外,法案還要求通過經濟發展、外交、人權和同盟關係,確保美國在全球的競爭力和領導地位。

不僅如此,這個法案的提出,還有一個人盡皆知的目的,就是為了抗衡中共,因為美國已經認定,中共是美國最重要的競爭對手。

比如,美國眾議院就表示,法案中有關改善供應鏈的相關資金,還可以用於「將製造設施遷出引發疑慮的國家,包括對美國構成重大經濟或國家安全威脅的國家」。

美國總統拜登曾經說過,在晶片製造方面,中國正在盡其所能占領全球市場,包括在軍事上的應用,這樣中國就可以試圖在競爭中超過美國。

在眾議院發表了法案後,拜登也發表聲明說,該法案將使美國在今後幾十年的時間裡,在與中國和其它國家的競爭中立於不敗之地。

換句話說,半導體產業已經成為中美對抗的關鍵戰場。

實際上,早在去年6月,美國參議院就已經通過了一個全面抗衡中共的《美國創新與競爭法案》(US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授權撥款大約2,500億美元來加強美國的技術,其中540億美元專門用於增強半導體、晶片和電信設備的生產。

同時,美國政府也在敦促製造商將半導體晶片生產帶回美國。

其中,英特爾在21日宣布,將投資高達1,000億美元,在俄亥俄州興建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晶片製造園區,包括8座製造廠;初期投資200億美元,將在今年年底開始建設,預計2025年開始生產。在此之前,去年9月份時,英特爾也已經宣布過,要斥資200億美元在亞利桑那州興建2個晶圓廠。

另外,在美國的敦促下,去年5月份時,台積電也已經宣布,投資120億美元在亞利桑那州的鳳凰城建廠;三星電子,也在去年11月時宣布,將投資170億美元在德州建廠。

台灣在中美競爭最前沿 「矽盾」成安全防禦保障

不過,要談到晶片競爭,就不得不談到台灣了,因為台灣在全球半導體行業的地位是如此的重要。目前,75%的晶片生產是在東亞,而90%最先進的晶片,則是台灣製造的。美國雖然在晶片設計和研究方面處於領先地位,但現在只生產10%的電腦晶片,而且也還沒有能力製造最先進的晶片。

而且,台灣的重要性還不止於此。

《紐約時報》在27日報導說,華盛頓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CNAS)進行了一場戰棋推演,推演是從台灣三家半導體代工廠的突然故障開始的,而生產的突然停止,讓人們懷疑北京是否發動了網絡攻擊,從而引發中美之間的國際危機。研究人員說,這可能使全球經濟陷入停滯,並引發軍事對抗。

這份戰棋推演報告,說明了世界對台灣電腦晶片的依賴程度,以及這種依賴是如何將美國和中國捲入各種衝突的。報告還說,美國對台灣高端微晶片的依賴,已經超過了過去幾十年對中東石油的依賴。即使美國國會批准政府對美國微晶片生產能力的新投資,要想趕上台灣的技術水平也需要數年時間。

這也讓人聯想到「矽盾」的概念,早在2001年,澳洲記者艾迪森(Craig Addison)就在他的著作中提到,「矽盾」是台灣抵抗中國攻擊的保障。艾迪森認為,由於台灣在半導體領域的地位舉足輕重,中共軍事犯台將嚴重干擾全球相關產品的供應,所以中共的軍事行動必然引發美國為首的全球干預。

也就是說,台灣等於是在中美競爭的前線,為自己打造出了一個防禦高招。中共如果在衝突中奪取台積電的代工廠,必將威脅到美國的軍事和技術領導地位,這也成為美國必須要阻止中共武力攻台、保護台灣安全的一個關鍵理由。

當然,對北京來說,失去來自台灣的晶片也將壓垮中國的工業。路透社報導說,根據美國國會研究處2020年10月的一份報告,中國占世界半導體需求的60%,但是中國使用的半導體有90%以上來自進口,或者是由外國供應商在當地生產的。其中,台灣是至關重要的供應方。根據台灣經濟部的數據,去年1至10月,台灣對大陸的半導體出口年增25.2%。

所以,不管是美國還是中國,都在加緊對半導體行業的投資,而台灣則成為中美晶片競爭的前沿。美國成功說服台積電在美國投資建廠,也成為支持美國半導體供應鏈自主的一大助力。

台灣《天下雜誌》報導說,台積電在亞利桑那州建設的晶圓廠,將在當地創造1,600個工作機會,招募250名美國工程師,每月生產2萬片5納米先進製程晶圓,已經有超過百位美國工程師到台灣受訓。而且,台積電是把南科園區的5納米廠百分百複製到美國。

全球晶片競賽 中共無勝算

那麼,我們再來看看在這場晶片競賽中,中國是否有勝算呢?

2014年左右,北京宣布成立一個220億美元的中央政府晶片投資基金,被稱為大基金。到了2019年,北京又設立了大約300億美元的第二支國家半導體基金。

中共政府的支持,也確實有了一些效果。比如,5年前,中國在全球晶片市場的銷售額占比還只有3.8%,到了2020年,這個比例已經提升到大約9%。

但是,「先進製程」是中國晶片業的最大挑戰。拿大陸半導體的一哥中芯國際為例,當中芯國際在晶片製造上達到12納米製程時,另一邊,台積電已經宣布,2022年將量產3納米的晶片。

而《華爾街日報》近日報導說,在過去3年裡,中國至少有六個新的大型晶片製造項目,以失敗告終,這些項目至少投入了23億美元,大部分是政府投資,不過,有些項目從來沒有生產過哪怕一片晶片,因為當地官員低估了製造高端先進製程晶片的難度和成本。

例如,濟南泉芯公司,從台灣招募了幾十名經驗豐富的工程師,有些來自台積電,並提供了相對較高的薪酬待遇。雖然這些工程師具有晶片製造技術方面的知識,但泉芯缺乏整合這些技術的能力。

所以,這些失敗的案例顯示,即使有資金、有人才,也未必能夠生產出高端晶片,尤其在中共治下,中國公司最擅長的並不是創新,而是抄襲和複製,就像華為一樣,美國一制裁,就讓露了底。更何況,製造高端晶片離不開國際化的分工與協作,而中共已經成為美國的競爭目標,又在國際上四面樹敵,要想實現高端晶片製造完全自主,只能是癡人說夢了。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松筠
編輯: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訂閱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連書華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