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裔民間團體呼籲:「保護我們的孩子」

【2022年09月01日訊】(記者李梅橙縣報導)大約從20年前開始,人們大聲地呼籲「保護我們的孩子」,在不知不覺間父母發現對孩子監護權被學校取代了,而學校推動的激進性教育、「公平和社會正義」及批判性種族理論等課程內容,與人們傳統的價值觀背道而馳。

8月27日,韓裔民間團體「聯合創始人」(ReFoundersUnited)在橙縣舉辦「保護我們的孩子」的演講活動。活動被安排在CGV影院的一個電影放映室裡舉行,清晰的大屏幕以及良好的音響效果為5位演講者的演講增色不少。該團體希望通過創新和引人入勝的方式教育公眾(特別是年輕人)……以確保子孫後代仍然能擁有一個自由的國家。

改變立法、教學大綱和教課內容

莎拉·金(Sarah Kim)是Tvnext團體的創始人/主席、牧師和演講者,她談到,從奧巴馬時期人們就開始意識到公立學校中的教育問題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加入呼籲要保護「我們的孩子」的行列中。

2022年8月27日,在橙縣韓裔社區舉辦的「保護我們的孩子」活動上,Tvnext團體的創始人莎拉·金(Sarah Kim)在演講。(李梅/大紀元)

特別是最近十幾年,在聯邦和加州都制定了一個個涉及教育的法律,但很多人不知詳情。金女士說:「當我們和父母談論這些立法的具體內容時,他們感到很震驚。」這些立法修改了加州的教育大綱,在學校推行激進的性教育課程,比如,2011年的《平等教育法案》(SB48),要求學校對性別多樣性等進行「包容性」的教育;2015年通過的《加州青年健康法案》(AB329),要求對從幼兒園至12年級(K-12)的學生進行全面的性教育,鼓勵孩子們嘗試不同的性別認同和取向、表達、體驗和變性等。

這些立法還加強了學校的教育權力和擴大了管理範圍,但與父母對孩子的期望相反。金女士認為,父母不能忽視學校對孩子的影響,不能忽視媒體、社會及朋友對孩子的影響,當孩子四至五歲時,可以和他們從鼻子、眼睛開始,然後談論到身體的其它部位;7至8歲時可以談論各部分的功能。

在學習26個英文字母時,以前小孩子唱的字母歌:字幕A,意思是蘋果Apple,字母B是男孩Boy,字幕C是貓Cat,字幕D是Dog;現在比如給銀行或公司打電話時,人們也常用這個字母歌來核對單詞的拼寫。金女士給大家播放了一段小孩子朗讀「覺醒的」字母歌的視頻,用性別等含義的詞彙代替,合上書後小孩子說:「我覺醒了。」

保護我們的孩子們

金女士還談到學校正在教授的「社會正義」、批判性種族理論、1619美國歷史等。

現在是父母的權利被消失了,學校接管了孩子的教育權,那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一位第一代韓裔移民認為:「現在的年輕人和我們的想法不一樣,他們不太有主見,學會了讓自己處於中間和隨大流的狀態,社會大潮流或周圍的人說什麼,他們就隨著那樣說。」也有家長表示:「只能和他們談一些吃、喝、娛樂等生活上的事,他們在中學和大學裡被學校洗腦了。」

「孩子們沒有被真正地理解,他們沒有身分,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來幹什麼?」組織者之一Sam Shin認為,「現在我們是與美國建國初期的那些原則漸行漸遠。我們的活動試圖與那些創建者重新建立一種聯繫,了解他們是誰,他們要做什麼,他們要建立一個怎樣的共和國?」

許多第一代移民發現與在這裡長大的孩子在很多問題上持有不同觀點,這種差異不單單是因為兩代人有「代溝」,而是學校教育造成的。Sam Shin說,很多人來美國後忙於掙錢養家,把孩子送到學校後就不太管了。人們想的就是要送他們去哈佛、耶魯這樣的名校,但是,學校的教育和媒體等對他們有很大的影響,到孩子們成人後才發現已經很難改變他們了。

「我們唯一的方法就是和它們競爭,反擊它們,奪回我們失去的東西。」金女士說,「這不是政黨之爭,而是善與惡的問題,它關係到我們的孩子的未來。」金女士展示了一個演示圖,原本各具特色的孩子們經過一個寫有「公立學校」的大門後,全部變成了標準化的「灰色人」。

Sam Shin認為,現在的年輕人深受其害,他們比較隨大流,選擇大眾化的主張,當他們到了50~60歲,在經歷了人生的許多歷程後,也許能改變觀念,有不同的認識。「教育孩子是父母的責任,我們要告訴他們對與錯。引導孩子們朝著正確的方向孩子們前進,這樣我們才會對未來抱有希望。」◇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