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州危險青年在社區軍樂團中找到人生方向

【2022年10月28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DAVE PAONE 報導/周美玉編譯)當「成功之聲」社區軍樂團表演時,請不要期待演奏會出現(像其它軍樂團一樣的)通常的情況。 你不會聽到《永遠的星條旗》或任何約翰‧菲利普‧索薩的作品,甚至不會有高中樂隊的主打歌曲《來自伊帕內瑪的女孩》。

取而代之的是,樂團演奏的是其創始人兼領導人安東尼‧米勒( Antoine Miller )的原創作品。

但這還不是全部。 成功之聲樂團成員不只是遊行,他們也跳舞,有很多的踩踏和跺腳的動作。 有時,米勒會給出一個轉身的命令,樂隊會在演奏時向後行進。

但該樂團真正特別之處在於,其成員都是來自佛羅里達州棕櫚灘縣的市中心、那些處於犯罪邊緣的青年們。

開端

1989年,米勒出生在一個他向《大紀元時報》描述為勞德代爾堡的「項目」或「引擎蓋」的地方。

「我是環境的產物」,他說, 「在我長大的社區內,這是一個毒品泛濫、充滿暴力的地區,很多家庭的家庭暴力發生率都很高。」

儘管毒品和幫派盛行——而且他的朋友都是兩者的受害者——但米勒從未參與其中。

「我是在教堂長大的」,他說,並稱讚他的「(對他)嚴格(管教)的父母」讓他遵守法律。

但這並不容易。

「這些地方是貧民區。 它與郊區不同」,他說,「你真的必須知道如何在此生存和生活,因為很多事情可能會讓你陷入麻煩。」

米勒通過音樂擺脫了這些陷阱。 早些時候,他發現了自己的打鼓天賦,在6年級時他加入了軍樂隊,並在7年級時他主攻打鼓。 他還在高中吹薩克斯管。

改變生活的24小時

18歲的時候,米勒有幾個朋友打算晚上出去——鬧事。 當時他正在和一個他認識的女孩閒逛,她鼓勵他不要去。 他沒有去。

那天晚上晚些時候,他的一群朋友被捕了。

第二天,米勒在一家快餐店遇到了他以前的樂隊總監。 他問米勒他在做什麼。

「那時,我正處於人生的低谷,我只是在向他發洩」,米勒說。

樂隊總監建議米勒和他的中學樂隊一起工作。 第二天米勒來了,從那以後米勒一直在軍樂隊的氛圍中與兒童和年輕人一起工作。

他發現(參與)在幾個小時內決定演奏的這一系列事件非常偶然,但卻幫助他成就了今天的自己。

讓它發生

米勒拿到了部分獎學金就讀於佛羅里達 A&M 大學,主修音樂教育,為期兩年。然後,他成為了他中學就讀過的約翰‧肯尼迪中學的音樂總監。因為他被聘為永久代課老師,他並不需要擁有大學學位。

隨後他成為該地區一所特許學校藝術學院的院長。

那時,米勒29歲,擔任管理工作讓他感到「非常無聊」。

「我想念樂隊室」,他說, 「那是我的愛和激情所在。」

所以他想出了建立一個社區軍樂隊的計劃,他經常告訴朋友和同事他的計劃藍圖。他還利用他的休息時間在他的辦公室裡制定了一個商業計劃。當他向社區的領導者提出了這個想法時,卻沒有得到他所希望的積極反饋。

「我每向前走一步,上帝就會向我走兩步」,米勒這樣對自己說,他在社區大學掛傳單,並在社交媒體上宣傳他的想法。

這一招很奏效。

起初,只有五個成年人有興趣組建軍樂隊,他們沒有樂器,也沒有樂隊室。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公園裡練習行軍步伐。

但隨後的四年裡,成功之聲樂團已擁有了9名志願者、120名年齡在10至19歲(截止年齡為23歲)的音樂家,和一個在里維埃拉海灘預備和成就學院的永久樂隊教室。

有一名志願者負責管理小號和法國號,另一名負責低音銅管,另一名負責木管樂器。

樂隊的大部分樂器都是捐贈的。有些是使用過的,來自於一些已更新升級樂器庫存的學校,但有些來自於個人捐助者的樂器是全新的。

成功之聲社區軍樂隊長號手賈尼亞‧約翰遜。(由Dreamlite Media提供)

樂團是如何建成的

人們可能會認為,來自市中心的孩子們經常看媒體和互聯網上說唱歌手的表演,不會對成為短笛演奏者感興趣。

確實如此。

米勒將他獨特的軍樂隊創建歸功於成功地招募年了年輕的音樂家。

「你必須與眾不同才能脫穎而出」,他說, 「我的軍樂隊非常有活力。這不是我們做了什麼,而是我們怎樣做的。

「當人們在比賽或遊行中看到我們時,他們知道我們不會像典型的高中樂隊那樣。我們要步行,但我們要停下來,我們要跳舞,我們要唱一首能讓每個人都看著我們唱的歌。」

樂隊有時會穿著閃亮的金屬銀色的鞋,給樂隊增加了一道亮麗的風景。

米勒樂團的年輕人因為缺錢而不會到離家很遠的地方旅行。但「成功之聲」樂團會定期前往佛羅里達州的其它城市以及佐治亞州的城市參加比賽和遊行活動。

米勒經常接到不少小孩父母的電話,他們看過現場表演或視頻後希望他們的孩子也能加入樂隊。

成功之聲樂團覆蓋了廣泛的領域,因此樂團成員來自許多不同的學校。成功之聲樂團的校車會在放學後接上這些孩子,每週四天帶他或她去參加3小時的樂隊練習,然後在結束後再把他們送回家。

米勒是樂團的校車司機。

舞蹈和色彩衛士

除了樂隊,成功之聲樂團還有兩個舞蹈隊,分別是「令人驚歎的舞蹈隊」(Sensational Dancers) 和「嬰兒舞蹈隊」(Baby Dancers)。 前者適合年齡較大的女孩,後者適合幼兒園到五年級。還有一個「護色衛士」(color guard)。

團裡有三名志願編舞,其中兩名是米勒以前在肯尼迪中學的學生。

身心(健康)

這一切不僅僅是關乎於樂隊、舞蹈隊和衛士。米勒希望這些孩子離開樂團後都能長久地在生活中取得成功。這意味著首先要讓他們在學校取得成功。

在每次練習之前,所有成員都有一個小時幫助其完成家庭作業的時間。通常是一些需要完成一定實習時間的大學生來為團員們提供幫助。如果孩子們沒有作業,他們就得用這段時間看書。

如果有年齡較大的孩子準備好了,米勒和他的志願者還為他們安排獲取大學獎學金的試鏡。目前,有4名前成功之聲樂團成員就讀於大學並獲得了獎學金,還有一名正在試鏡。

然後是體育鍛鍊。

「樂團活動絕對是一項運動」,他說。

長距離的行進,銅管樂器和鼓的重量,以及吹奏銅管樂器的耐力對團員的身體都是一種鍛鍊。

「我認為做樂團成員可能比做足球或籃球運動員需要更多的體能訓練」,米勒說。

所以除了俯臥撐和開合跳, 他還讓孩子們在每次排練前至少要跑四圈。

米勒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在棕櫚灘海事學院的音樂教學工作之外完成的。

2019年,在佛羅里達州里維埃拉海灘市政廳,成功之聲社區遊行樂隊的樂隊指揮和創始人安托萬‧米勒和他的一些音樂家和舞者在電視上為市長托馬斯‧馬斯特斯表演。(由成功之聲提供)

倫敦來電

米勒最近收到了來自倫敦樂隊週活動策劃者的一封電子郵件,倫敦樂隊週是倫敦一年一度的為期7天的盛會慶祝活動。

「樂隊週為其參與者創造了表演、發展、文化和社區交流的機會」,該項目的一位發言人告訴大紀元。

活動策劃人邀請成功之聲樂團參加這項活動。成功之聲是唯一受邀的來自美國的社區軍樂團

米勒正試圖在9月21日之前籌集到五萬美元作為旅行費用的首付。旅費的總額為五十萬美元。從理論上講,他可以通過只帶25個孩子而不是全部120個孩子參加該活動來將旅行成本降低到更易於管理的數目。

但他不想那樣做。

米勒說,「這些孩子大多數都習慣於被拋在後面,我想成為那個給他們帶來希望的人。」

為了籌集資金,他參加了籌款活動。

「這將是一次終生難忘的旅行」,米勒說,「我相信我們會一起去。」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