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魯木齊中路》歌曲火爆 大雄談創作歷程

【2022年12月05日訊】(記者馬尚恩洛杉磯報導)中共極端防疫政策草菅人命、挑戰生存底線,激發大陸民眾和海外華人的抗議潮。此間,由大雄創作、米米演唱的歌曲《烏魯木齊中路》打動了千萬人。

這首歌最早由「江峰時刻」YouTube頻道播出,短短幾天點擊超過19萬。視頻下方,深受感動的觀眾紛紛留言:

「我謹代表牆內正在偉大抗爭的中國人民向您表達真誠的感謝!」

「大雄的才華真的不同凡響,優美的歌聲旋律總會縈繞耳邊。期待您的更多作品讓這世界充滿人性的光輝。」

「幾夜無眠,為同胞們的安全擔憂,聽了後,哭得我稀里嘩啦,為有靈魂、有勇氣、有骨氣、有希望的同胞們點讚和禱告。」

「感人至深,致敬!」

這首歌何以廣受人們喜愛?本週日(4日),大雄來洛杉磯參加國際動漫展之際,分享了歌曲創作的心路歷程。

大雄:想讓更多人清醒

大雄透露,創作這首歌的靈感,最早是在飛往紐約的飛機上閃現的。

中共極端的封控政策造成新疆高樓火災死亡事件。隨後兩天,忍無可忍的民眾冒著被抓捕的危險,聚集在上海烏魯木齊中路祭奠和抗議,他們呼喊著:「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

由於大陸民眾缺乏最基本的言論自由,不但公開祭奠罹難者受到禁止,就連抗議時唱《國際歌》也不容許。大雄感到,《國際歌》並不適合參加抗議的和平民眾,因為這首歌充滿黨文化的暴力血腥,在激發人性中惡的一面。

「經過多年的思考和沉澱,我非常不喜歡這種東西,因為它帶有暴力革命色彩,帶有『鬥爭』這種東西在。它音樂的方向,就是流血、戰鬥,是革命、屠殺、暴力。」他說。

大雄覺得,這種歌曲恰恰符合了共產黨的特性:「中共的國歌也是這樣,什麼『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什麼用血肉築長城……這是在宣揚屠殺,其結果就是用暴力取代暴力。你比暴力,能比過共產黨嗎?它會比你更暴力。」

大雄不支持暴力革命,他希望給抗議者以更好的音樂,給絕望的人們以思考,讓更多的人清醒,而不是只有少數人孤獨前行。他認為,當更多人認識到自己肩負的責任而選擇正義、不再給暴力極權輸送能量時,就是暴政土崩瓦解的時刻。

在這一波抗爭潮的巨大壓力下,中共正在各地取消極端封閉政策。在大雄看來,一向被認為有威權的中共,在各地民眾一同起來抗爭時竟突然退卻,證明了其面對覺醒民意的膽怯。

三個人的完美合作

大雄與歌手米米合作多次,發現米米的聲音表現力越來越強,能夠出色演繹不同情緒。他讚不絕口:「米米的聲音特別會說故事,如泣如訴,能夠把你的情緒帶動起來。她的聲音有一種磅礴感,能爆發出一種氣勢。」

編曲JoJo在大雄眼中也是很棒的音樂人,「他的音樂組織能力很強。我創作詞曲,一小時的行程中寫完了,編曲JoJo幫助渲染情感」。大雄說,他在歌中想傳達的情感全靠編曲來渲染;旋律的帶動、情緒的代入、高潮的推進,全靠編曲完成。

「我們三個合作起來最默契,也最快。」大雄有時也與其他歌手合作,但往往花更多時間。創作《烏魯木齊中路》這首歌,三個人,一個在多倫多,一個在紐約,一個在飛機上,藉由團隊合作,很快就作出來了。

「真正創作的時間不長,靈感來時往往是一瞬間。」大雄說,很多膾炙人口的歌曲都是很快作出來的;花很長時間寫出的歌,反倒不容易流行。

中國大陸很多藝術家,在中共的高壓與暴力之下無法發聲,才華遭到埋沒;身在海外,能夠自由抒寫自己的心聲,大雄感到自己很幸運。

帶畫面的歌曲

大雄創作歌曲,偏愛古典詩歌創作的「賦比興」手法。就像這首《烏魯木齊中路》,音樂的主線推進,從陽光、牆、遠方,到黎明前的黑暗,再到前方一定有光明。歌曲以開頭的淺吟低唱,訴說情感的徘徊、內心的酸痛、思考和期盼;接著把鏡頭慢慢推近到烏魯木齊中路,再逐漸拉遠,展現更高遠的世界格局。

可能因為大雄是畫家,其歌詞往往給人以畫面感:「把文字畫面化,再把畫面旋律化,是這樣一個過程。但說起來是個過程,其實創作時,一瞬間就出來了。」

看到歌曲獲得眾多華人喜愛,大雄非常高興。他說,藝術是了不起的武器,今天這個時代,這件武器變得非常重要。

「我們不喜歡那種暴力流血衝突,但藝術的感染力能夠喚醒人,有一種非常可怕的傳播力。我有幸能夠掌握這種藝術手段。」他說。◇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