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達荷夫婦創辦小學 復興古典教育

【2023年03月21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Cara Ding報導/唐雲舒編譯)在紐約北方學院(Northern Academy)任教的兩年期間,邁克爾‧菲茨傑拉德(Michael Fitzgerald)獲得一個按照自己的構想建立一所小學的機會。

當時,北方學院是一所評級很高的私立中學,校長瑪里琳‧托利(Marilyn Torley)想擴大年級範圍、涵蓋小學教育,於是請菲茨傑拉德和他的妻子幫忙。

菲茨傑拉德夫婦來自愛達荷州(Idaho),在搬到紐約前,他們給4個兒女進行「在家教育」(Homeschooling),前後長達10年,為的是讓兒女接受最好的教育。

2023年2月13日,邁克爾‧菲茨傑拉德在紐約中城的北方學堂。(Cara Ding/The Epoch Times)

在愛達荷州較為寬容的(教育)環境下,菲茨傑拉德幾乎可以毫無阻礙地試行各種「在家教育」課程;自學內容擴及到遠古時期,對各種文化都有所涉獵。

菲茨傑拉德說,他們多年來吸納了最優秀的想法,打造出獨特的教育模式。

菲茨傑拉德向《大紀元時報》表示,「如果讓我說我們的(教育)模式是什麼,好吧,我可以做出多種表述;用一個人們能夠理解的說法來講就是,我們採用的是(中國的)儒家思想和(古希臘的)蘇格拉底學說相結合的模式。」

去年秋季,遵循這一模式進行教學的「北方學堂」(Northern Schoolhouse)成立,菲茨傑拉德擔任校長,他的妻子凱瑟琳‧菲茨傑拉德(Katherine Fitzgerald)擔任教學協調人。

夫妻倆開始了新的旅程、在學校環境中推廣他們的「在家教育」模式,以便更多的紐約兒童可以受益。

愛達荷試驗

當最大的孩子12年前在愛達荷首府博伊西(Boise)出生時,菲茨傑拉德夫婦就知道,公立學校對他們的家庭而言不是個好選擇。

2023年3月3日,凱瑟琳和她最小的孩子在北方學堂裡。(Cara Ding/The Epoch Times)

凱瑟琳小時候是個「超常兒童」,她感到自己在智力和創造力方面超出公立學校的同學很多。

在第一個孩子出生時,菲茨傑拉德正在一所公立學校擔任英文教師。他也認識到,在一刀切的教育模式下,他的孩子無法得到他所期望的個性化教育。

於是,他們決定嘗試「在家教育」模式。

由於限制教育選擇的法規很少,愛達荷州擁有全美最強大和最多樣化的「在家教育」社區。「成千上萬的家庭都在採取各種方式(教育孩子),世俗的、宗教的,或者乾脆沒什麼(系統的)教育,只是(讓孩子)在生活中磨練」,凱瑟琳說,「我們得以嘗試許多教學法,整整10年都像是個旅程。」

與此同時,菲茨傑拉德夫婦還從不同文化的巔峰時期尋找教育方法,例如西方的文藝復興時期和東方的唐朝。

北方學堂書架上的一本莎士比亞作品集。(Cara Ding/The Epoch Times)

他們甚至從蘇格拉底和孔子的思想中尋找靈感。

「這些古人都寫了教育指南」,凱瑟琳說,「什麼是教育,教什麼,如何教,以及如何與兒童相處;這些內容裡面都有,而且闡述得非常棒。」

經過研究後,他們從過去的精華教育科目中找出4類主要內容:古典文學藝術、詩歌、邏輯和倫理,並加以改編,以適應現代社會的需要。

「(現代)生活已經不是過去的那個樣子了,雖然道德標準或多或少是相同的,但在應用時有時會大不一樣」,凱瑟琳說,「因此我們努力嘗試在現代環境下如何應用這些古老的做法。」

他們開發出一種由教師主導,但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模式。

北方學堂的一名學生從黑板前跑過。(Cara Ding/The Epoch Times)

菲茨傑拉德說,「學生涉略的內容非常豐富,但總是在教師指導下進行的。而且你必須根據孩子的程度來進行指導,幫助他(她)提高上來。這是他們能夠快速進步的原因。」

在公立學校任教(多年)後,菲茨傑拉德接受了一所頂尖私立學校的教職工作。

(就這樣),凱瑟琳在家帶孩子們嘗試不同的教學方法,菲茨傑拉德在學校裡以小班方式進行同樣的實踐。

菲茨傑拉德說,他的英文課受歡迎程度如此之高,以至於有時(因申請人數太多)被迫拒收學生。

北方學堂裡印有中文字的圓木片。(Cara Ding/The Epoch Times)

北方學堂培養「無畏的學習者」

菲茨傑拉德搬到紐約大約一年後,獲得一個在北方學院設立小學的機會。他們沒有錯過。

菲茨傑拉德說,「我和妻子早就想建一所學校了。我們很幸運,得到了北方學院方面的信任和支持。我們從他們的成就中獲益。」

這所學校目前招收了24名6歲到11歲的學生,分成了兩個班,每個班配有兩名教師,教授幾乎所有的科目。古典文學、自然和傳統藝術,是該校最主要的三門課程。

學生在一年級就開始學習莎士比亞的詩文,而數學課教授的內容可以追溯到1800年代早期,難度很大。學校還教授中文、法文,以及少量的拉丁文和希臘文。

北方學堂的數學書,裡面的內容可以追溯到1700年代。(Cara Ding/The Epoch Times)

菲茨傑拉德說,極具挑戰性的課程旨在培養學生成為「無畏的學習者」,該品質將令他們終生受益。

凱瑟琳補充說,和豐富的內容同等重要的是,學校的教育風格能夠兼顧到各種程度和各種類型的學生。她說,有個學生在公立學校被認定有學習障礙,但在北方學堂卻表現得很好。

在自然學科的學習方面,學生們幾乎每週都進行校外考察活動,教師會鼓勵他們通過直接觀察來認識世界。

此外,該學校還推廣符合傳統美學的藝術課,其教室和圖書館的室內設計和裝飾也體現出這種品味。

北方學堂的低年級代班老師珍娜‧馬喬洛(Jenna Maggiolo)。(Cara Ding/The Epoch Times)

除了傳授知識,該學校還注重倫理和道德品質的教育。

菲茨傑拉德說,「如果出現什麼不對的事情,例如學生之間互相戲弄,我們就會暫停教學活動,把全體學生召集在一起進行對話。因為這涉及到學生的品質問題,我們希望他們成為無私貢獻的人。」

雖然這是一所學校,但菲茨傑拉德夫婦把其當成一個大家庭來照管。

該校每個班最多招12個人,以便教師和學生之間能夠建立更親密的關係,並鼓勵家長在校外活動中相互結交。

「文化第一,而我們的文化是家庭文化。」菲茨傑拉德說。

北方學堂的學生們在玩自創的遊戲。(Cara Ding/The Epoch Times)

珍娜‧馬喬洛(Jenna Maggiolo)是蒙哥馬利人,畢業於肯塔基大學(University of Kentucky graduate),去年為北方學堂的夏令營活動工作。她很喜歡該校的教學模式,特別是戶外和實踐活動。

去年秋天,馬喬洛決定留任,成為低年級的代班老師。

「他們挑選了最好的教育(模式),並按照該模式建立了這所學校。他們把一切都投入到了學校中,這是他們的創造。」馬喬洛說,「我很高興能成為北方學院的一分子,能夠看著它整體成長。」

菲茨傑拉德計劃將今年秋季的招生人數增加一倍至48人。北方學堂的夏令營活動已經開放網絡報名。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