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生物課紀錄片後 女子放棄墮胎選擇保護生命

【2023年03月14日訊】(記者Louise Chambers報導/梓依明編譯)一位來自南卡羅萊納州(South Carolina)的女子為逃避在家中受虐待的痛苦,用男人和酒精來麻醉自己,22歲時發現自己懷孕了。這是她首次懷孕,她曾認為「墮胎是一種選擇」的觀點受到了挑戰。重溫高中生物課的一部紀錄片後,她的這一觀點發生了轉變:胎兒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應該享有活著的機會。

現年45歲的黛博拉‧德克魯(Deborah Declue)出生在法國南部,在南卡羅萊納州長大。如今,她與43歲的丈夫理查德(Richard)住在北卡羅萊納州的阿什維爾市(Asheville)。二人共同撫養理查德的三個孩子。

作為全職母親,黛博拉以收養的方式與自己的親生孩子——23歲的吉娜(Gina)保持聯繫。「懷吉娜前,我是支持墮胎的」,黛博拉告訴《大紀元時報》,「那時我被洗腦了,相信(墮胎)是唯一的選擇。其實在這件事情之前,我並不明白墮胎是怎麼回事……」

六歲的黛博拉。童年時期,她受到創傷和虐待,很小就接觸色情製品。(黛博拉‧德克魯提供)

恐懼下的選擇

黛博拉六歲時父母離異,並分別再婚。繼父十幾歲的兒子虐待她,並讓她接觸色情製品。「這給我造成了很大的創傷,我那時才7歲左右」,黛博拉說,「我覺得這件事沒有得到妥善處理,也從未得到解決,所以給我造成了很多問題。」

14歲時,黛博拉隨同妹妹和再次離異的母親搬到了另一個城市,生活窮困。她用酒精麻醉自己,並從老男人的懷抱裡尋求慰藉,其中一位男子還帶她去(美國)計劃生育協會(Planned Parenthood)購買避孕藥。黛博拉被診斷患有焦慮症和憂鬱症,高中時輟學。她在母親的支持下做了一名脫衣舞女。

22歲時,她在南卡羅萊納州哥倫比亞市(Columbia)的一家健康食品店找了份工作,遇到一位和她同齡的男同事。約會僅3個月,黛博拉懷孕了。

「他非常貼心,說『你怎麼做都行,讓我知道就好』,因為他以前遇到過這種情況」,黛博拉說,「我把自己懷孕的事告訴母親,她立馬就生氣了。她不支持也不同情我,立刻說『去計劃生育協會做你該做的』,那意思是要我墮胎。」

黛博拉預約了墮胎,她說:「那是恐懼下的選擇,根本不理智。我受外界的影響:媽媽叫我去墮胎,而我害怕得不敢反抗,甚至不敢停下來思考。這一行為出於恐懼……因為我的成長過程,以及我當時的心理健康狀況。我知道當父母真生氣的時候,那可不是鬧著玩的了。」

黛博拉與一歲的吉娜。(黛博拉‧德克魯提供)

時間的饋贈

據黛博拉回憶,計劃生育協會的工作人員問她是否想看(胎兒的)超聲波。她拒絕了,覺得「嚇壞了」,不敢看。接著,一位女士在房間裡與她談了大約10分鐘。在黛博拉印象裡,這次談話「簡短而冷淡」。

「我覺得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在10分鐘內真正清楚地想明白自己的選擇」,黛博拉說。「她遞給我幾本小冊子,然後我就去了前台。工作人員說:『你至少四週之後才能墮胎,你來得太早了。』我被這句話嚇了一跳。」

感謝上帝,那時還沒有早期墮胎藥。黛博拉預約了下個月的墮胎手術。那時,她還沒有意識到,時間會改變她的選擇。

黛博拉母親是墮胎的強烈支持者,還有很多她的同齡人都支持墮胎。黛博拉對他們的這種若無其事感到很震驚。

這時,她在高中生物課上看過的一部紀錄片《生命的奇蹟》湧入腦海,她說:「我知道那是個孩子,我的孩子就那樣。(紀錄片)展示了胎兒從胚胎階段開始的成長過程,我知道她已經有了心跳。我不停地對自己說『我怎麼能安排殺死自己的孩子呢?她已經是一個有心跳的人了!』」

黛博拉向朋友要了一張該記錄片的DVD拷貝版,然後淚流滿面地再度觀看了這部電影。「我知道這就是我寶寶的樣子。墮胎並不是一個選擇問題,我不能殺死我的寶寶。」她說。

2017年,黛博拉與吉娜。(黛博拉‧德克魯提供)

最大的解脫

黛博拉決定不墮胎後,卻仍然不知所措。在流產預約日的前兩週,她的媽媽剛好與姨媽通電話。「上帝此時幫了我」,黛博拉說。「我媽媽告訴姨媽我懷孕了。姨媽說,他們很想再要個孩子,但不知為何一直懷不上。她說,『我們很願意領養這個孩子。』我絲毫沒有猶豫,我覺得這是人生中最大的解脫。」

黛博拉孕期的最後四週,姨媽讓她搬到離自己較近的加利福尼亞州的伯克利(Berkeley)。在那裡,黛博拉接受了諮詢,姨媽和姨父選擇了一家收養機構辦理公開收養,這意味著孩子將充分了解她自己的家庭出身情況。

「我和孩子可以相互接觸……對孩子沒有任何隱瞞」,黛博拉說,「我多次都被提醒自己可以隨時改變主意……(但)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對自己做出的選擇如此確定,如此充滿信心。這一選擇讓我內心得到安寧。」

黛博拉經歷了漫長而痛苦的人工分娩後還是做了緊急剖腹產。放棄養育孩子的痛苦增加了她身體康復的難度,但黛博拉知道這個選擇是正確的。她和孩子的養父母一起給孩子取了名字:吉娜。

「孩子出生的頭幾天我用母乳餵養她,這樣她就可以獲得天然的免疫力」,黛博拉說,「我們離開醫院時,我很難過,因為我必須回到公寓和男朋友共處。而我只想看到吉娜,想看著她躺在嬰兒床上……而我卻不能。

「我現在完全明白了,但明白的過程是痛苦的。我哭過,但你必須克服。其實能夠看到吉娜在那個家庭中成長是最好的事情。」

雖然黛博拉與吉娜的養父母宗教或政治信仰不同,但她認為吉娜的養父母給了吉娜「最完美的成長環境」。黛博拉上次見到吉娜是在她2017年的高中畢業典禮上,她知道吉娜一切都很好。吉娜在舊金山藝術學院學習三年後,找了一份很好的工作,成了一名動畫藝術家。

黛博拉與她的丈夫理查德和孩子們。(黛博拉‧德克魯提供)

生命是有目的而來的

黛博拉懷孕吉娜後,她由支持墮胎轉變為反墮胎。吉娜一歲時,黛博拉搬到北卡羅萊納州並開始去教堂。現在,她是反墮胎運動的積極盟友。

她說:「我去墮胎診所做祈禱,或者在便道上做諮詢……我很願意做這些,因為我知道進診所的女性不一定是因為她們想去那裡……大多數時候她們都很害怕,不知道還能做什麼。」

後來,黛博拉結婚了,並且「非常歡迎(新)生命」,她想多要幾個孩子。她對前夫和社會的強烈反對感到驚訝。「我注意到,在我們這個社會裡,當人們看到孩子時,人的反應是:你能負擔得起嗎?方便嗎?這種想法太普遍了……我們很窮,但我不在乎。我為什麼要拒絕這樣的祝福呢?多有幾個孩子是我最不後悔的事。

「我的信仰也起了很大的作用。直到三十歲出頭,我才意識到避孕是整個反墮胎的重要組成部分。避孕在某種程度上播下了生命是可有可無的心態的種子。」

黛博拉的第一段婚姻以離婚告終,2019年她與理查德結婚。由於年齡原因,這對夫婦沒有自己的孩子,但黛博拉在這個充滿愛和忠誠的家庭中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幸福。她真誠地希望任何意外懷孕的女性都明白,你們有能力選擇讓自己的孩子活下來。

黛博拉說:「你不可能通過殺死一個生命來拯救你自己的生命,也不可能由此而改變你的人生軌跡。你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的一生會是什麼樣子,也不明白一個人能有多大的潛力。儘管環境如此,每個人都有自己一生中所要給予的。生命是有目的而來的。」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