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100%給司機 新創打車平台挑戰Uber、Lyft

【2022年12月31日訊】(記者馬尚恩洛杉磯報導)對於Uber和Lyft抽取過高分成,兩大租車共享平台的司機們普遍感到不滿。今年,紐約、丹佛、波士頓、坦帕等城市的共享司機相繼罷工,加州一些Uber司機群體也在醞釀行動。司機們覺得公司忽視他們的感受,不過資本市場卻正在關注他們,並已做出積極回應。

洛杉磯的Uber司機張先生已開車多年,近年來,他大幅減少了Uber的行程,將更多時間投入食品雜貨投遞。他講述了他的一次令他絕望的Uber行程。

加州的油價很貴,他的豐田車不是混合動力,每加侖也就跑20多英里,這一趟來回,油費就花了30多美元,4小時只賺了50多美元。他懷疑Uber計費有錯,聯繫客服之後,收到詳細清單:0.3225美元/英里,每分鐘0.3美元,沒有任何錯誤。

「它的定價屬於那種流氓機制,利用司機多,壓榨司機。」張先生認為Uber後台知道司機有多少,看到司機多的時候就壓價;它現在拼命招司機,司機越多,它就越有競價優勢。

他覺得加州Uber司機上次狀告Uber,公司肯定有重大責任,「它是不是壓榨太狠了?你要想一想,司機賺的那點錢能不能正常生活?」現在Uber的計價方式又有改變,一個單子會發給很多司機,不再顯示距離和時間,一口報價,不可改變。洛杉磯是一個經常塞車的城市,遇到塞車,司機只能自認倒楣。

在紐約和西雅圖地區,Uber司機每英里所賺的錢遠高於洛杉磯的司機:紐約市司機每英里賺1.16美元,時間另計,目前還在醞釀漲價。據CNBC報導,明年1月份開始,西雅圖Uber司機的保證費率為1.65美元/英里,是洛杉磯費率的兩倍多。

大公司的傲慢 讓新型打車平台找到商機

當初,出租車行業的傲慢催生了Uber;如今,Uber和Lyft對司機的傲慢又催生了新的打車平台。

華盛頓DC媒體FFXnow近期報導,新生共享打車軟件Empower創始人喬許​​​​·​​​​希爾(Joshua Sear)說,司機一直說他們如何無法謀生,特別是全職或接近全職的司機。在和司機的閒聊中,他注意到,司機們感到沒有人聽他們的聲音,他們不覺得自己是Uber的客戶。

和司機的交流讓希爾獲得靈感,從而在2020年開發出Empower共享打車平台。他的做法是:司機們保留從顧客那裡收取的所有費用;使用打車平台,只需每月交一筆訂戶費。

現在,Empower主要在華盛頓DC、弗吉尼亞和馬里蘭州的郊區運作。簽約司機已有1萬左右。希爾說,他的公司為行程提供推薦費用,但司機可以自己定價,並保留所有收費。相比之下,乘客的付費通常較低,而司機賺的錢也較多。

除華盛頓 DC外,在其它地方也出現一些共享搭車平台。如德州達拉斯的打車平台Alto,僱用全職司機,並給司機發年度補貼;在德州另一所城市奧斯汀成立的Wridz,今年早些時候每月只收取100美元的服務費,並把乘客的付費全部交給司機。紐約的司機合作平台(The Drivers Cooperative)每月收取15%的佣金,保證司機每小時至少賺30美元。

張先生現也在洛杉磯機場看到一些其它的共享打車平台,如Via、Wingz和OPOLI。在紐約市、波士頓、費城、邁阿密、拉斯維加斯等地,還有Curb打車共享平台運作。

鹿死誰手 尚未可知

與Uber和Lyft合在一起的600億美元市值相比,這些新興打車共享平台規模較小,如Alto只籌得5,950萬美元,Empower籌到1,010萬美元,但這些公司的投資人似乎並不擔心來自Uber和Lyft的競爭。

為爭取新司機加入並鼓勵老司機接收更多行程,Uber和Lyft正給司機提供大幅獎勵。Wridz的創始人Steve Wright認為,公司需要做的其實就是把收到的費用100%交給司機。

一些Uber和Lyft司機表示,他們往往只能收到乘客支付的一半費用,而平台不提供油費、不提供車輛、不提供超時的獎勵等等。可能是擔心司機看到費用比例後影響心情,Lyft每次行程並不顯示給司機費用的詳情,但細心的司機還是有很多辦法打聽到他所得的比例。

這些新型打車公司能否在與這兩大公司的競爭中存活下去?水牛城大學社會學教授艾琳·哈頓(Erin Hatton)告訴印度《經濟時報》(Economic Times),鑑於一些公司在這些問題上有不良記錄,那些強烈關注工人權利和保護的公司,有可能在與成熟公司的競爭中獲得優勢。◇

相關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