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水無火無工具 生存專家冬季海島生活5天

【2023年09月27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Michael Wing報導/趙孜濟編譯)你應該強迫自己做一些你以前從未做過的事情,比如幾天不吃東西。

為什麼?根據一位新西蘭生存專家的說法,這對你的大腦有好處,可以磨練你的生存技能。

克萊‧陶‧斯特雷斯(Clay Tall Stories)說,飢餓會讓你更加敏銳。他在亞伯塔斯曼國家公園(Abel Tasman National Park)長大,從未上過任何學校。他的父親是一名護林員。「我自學捕魚,建造木筏,建造小屋,只使用當時我周圍能找到的東西。」59歲的克萊告訴《大紀元時報》他是如何磨練生存技能的。

根據克萊的說法,飢餓會在人體中引起某種生物反應。「當我們挨餓時,人體就會進入自噬狀態」,他說,「當你餓的時候,大腦會長出新的神經通路。」

59歲的克雷‧陶‧斯特雷斯展示一種在生存情況下生火的技巧。(由Clay Tall Stories提供)

禁食可以清除大腦中的廢物,讓我們以不同的方式思考解決問題,所以當克萊在去年八月(也就是冬天)面臨獨自在一個小島上生存五天時,食物基本不在他擔心的範圍之內。他只帶了衣服、幾個錄像設備、一把牙刷和一副眼鏡。

克雷是一位充滿激情的老師和YouTube內容創作者。他的五天冒險不僅僅是個人挑戰,也是教授他的生存技巧的機會。他認為,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需要這種智慧。

「每個人都旅行」,克萊說,「如果人們在飛機失事中倖存下來,可能會發現自己在森林中的某個地方。這時,你就需要生存技能。」

如果食物不是一個需要太擔心的問題,那麼應該擔心什麼?他說,水是第一位的。其次是庇護所,第三是火。食物排在第四位。

「沒有水你只能活三天」,克萊說,並補充說,如果有必要,他可以三到四個星期不吃飯。如果睡眠不夠或溫度過低,人也會很快死去,所以庇護所也很重要。

在島上滿足這些基本必需品要付出代價。5天後,他掉了 5.5 公斤(約12磅)。他將他的成功歸功於最重要的工具:「你最重要的生存工具是你的大腦。」他說。

小島上到處都是沙子和灌木叢,他稱之為「瘋馬島」(Crazy Horse Island),位於新西蘭南島北部塔斯曼灣(Tasman Bay)沿岸的一條航道上,距離亞伯塔斯曼國家公園以西僅幾英里。

新西蘭南島的塔斯曼灣。(Shutterstock)
克萊乘船穿過塔斯曼灣的海峽,到達「瘋馬島」。(由Clay Tall Stories提供)

冬季,這裡的溫度在夜間降至冰點以下,而白天則是舒適的20攝氏度(68華氏度)。

上岸後,5天生存的第1天的首要任務是尋找淡水。他用砸碎的岩石作為鋒利的工具,用木頭雕刻一個碗盛水用。他找到了可以像海綿一樣吸收水分的泥炭蘚。由於雨季,它可以提供充足的淡水。海水是不能飲用的。

「我擠壓苔蘚來取水,」他說,「這樣做總是很危險的,夏天更危險。」

為什麼危險?克萊說,苔蘚中漂浮的微生物會導致疾病,雖然冬天要少得多。夏天,他必須把水燒開。

在接下來的六個小時裡,他用倒下的樹木建造了一個庇護所,用來保暖。樹皮覆蓋屋頂,而原木之間的縫隙中塞滿苔蘚,苔蘚吸收水分,因此雨水不會滴落下來。

在完成了水和住所,這兩個主要優先事項之後,克萊專注於第三個優先事項:火。生火要面對多方面的挑戰。首先,他需要乾柴。如果折斷樹枝時能聽見脆響,那就是乾的。他還需要各種燃料,從最好的火種到雜草,再到更大的樹枝、原木和松果。

在沒有現代工具的情況下點火需要技巧,幸運的是,60歲的克萊戴眼鏡。他用鏡片將陽光聚焦在最易燃的火種上:乾涸的亞麻雜草,一種像線一樣細的亞麻纖維。他將其一條一條地剝落,做成小絨毛球。他多做了幾個球作為保險。「如果你想成功,你必須做很多事情,」他說。

由倒下的原木、枯樹皮和苔蘚製成的避難所。(由Clay Tall Stories提供)

很快,亞麻球開始在乾燥的雜草和樹枝床中燃燒,開始冒煙。他說,請記住,使用原始手段總是比看起來更難。

他在火焰上放了一個大松果以擴大火焰,因為松脂是一種緩慢的燃燒劑。他將用於燜燒的木柴放在他很幸運地找到的鮑魚殼中。鮑魚殼可以作為多功能容器盛開水,飲用和烹飪。

如果不是他厚厚的瑞典羊毛夾克,火會燒焦他的手,而夾克是防火的。就像一個可穿戴的睡袋,當他躺在灌木做成的床墊上時,夾克會包裹他的身體,讓他在晚上保持溫暖。

克萊在第1天發現了寶貴的食物。他煮了幾個滑溜溜的傑克野生蘑菇。「你必須非常仔細地選擇你採摘的蘑菇,因為有些蘑菇有毒,」他說,並補充說,你用來生火的東西可能同樣致命:「有些木頭也可以殺死你。」

克萊在2023年8月為期五天的單人生存挑戰中挑選了滑溜溜的傑克蘑菇。(由Clay Tall Stories提供)

第一天晚上睡得並不好,醒來後,他雙腳冰冷。第2天,他繼續尋找食物。煮熟的蘑菇味道很不錯,但克萊知道還有更多可以飽腹的海鮮。很快,他發現淺灘上的岩石上有一束破碎的蚌殼,還有幾整塊,他撬開後,當場就吃了下去。

比目魚在海水裡游曳。他昨晚看到了三條。用魚叉獵殺夜行的魚是他今晚果腹的計劃。他用岩石工具磨削堅固的硬木雙矛。用魚叉捕魚是重要技巧。

如何在黑夜中發現夜間活動的比目魚?用火把!克萊從島上大松樹的樹皮中收集並研磨硬化了的汁液。他用鮑魚殼作為容器,煮出一種融化的汁液和木炭的化合物,這是一種粘合劑,他將其製成一種粘稠、緩慢燃燒的糊狀燃料。

然後,他將燃料塗抹在八九個大松果上,製成火炬頭,用四根用亞麻條綁住的棍子,克萊製作了一個支架。他說,每個火炬「都會給我8到12分鐘的光照」。

克萊在享用他在五天的生存挑戰中烹製的比目魚。(由Clay Tall Stories提供)

天黑後,松果火把做好了,但那天晚上,他運氣不好,沒有釣到比目魚。冬天在冰冷的海水中步行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但奇怪的是,他說,海水會讓你身體的其它部分感到溫暖。

克萊在第2天晚上入睡時,又冷又餓。

到了第3天,克萊的營地來了一個新朋友。儘管餓著肚子醒來,他還是決定不吃它。「我和一隻野鳥,weka,交了朋友。這是一種野雞」,他說,「就在我的營地附近。」weka是受到保護的鳥類,克萊尊重這一點。

他模仿湯姆‧漢克斯的電影《荒島餘生》(Castaway)中的主人公將野雞命名為weka Wilson,它成了克萊youtube視頻的主角。(註:電影《荒島餘生》中主人公以一個排球為伴,將其命名為Wilson。)

今天,狩獵技巧再次幫了大忙。他已經花費了大量的體力來製造各種東西,比如小屋和火把,飢餓開始讓他大腦變得非常清晰。

在冰冷的海水裡,通過火把,他發現一條大小適中的比目魚。他成功將魚刺出海水,並立即用牙齒咬住它的頭,仁慈地結束了被刺穿的魚的痛苦。

勝利地回到營地後,他等到早上再吃魚。他餓著肚子入睡,但對今天的成果非常滿意。

他不知道,第4天成果會更加豐富。

在生存挑戰的第4天,克萊用矛刺中了這隻鷹鰩,這是他把它拖上岸後的照片。(由Clay Tall Stories提供)

「第二天早上,我烤了比目魚,我吃了第一頓美餐。」克萊說。為了這頓大餐,他生了煙,把魚板放在燃燒的燃料上,又在上面放兩塊石頭來收攏煙霧。weka Wilson在他身邊啄食他掉下來的碎屑。

克萊再次將他的精力轉向捕魚。他在岸邊發現了一條巨大的鷹鰩,它的重量估計約為35到40公斤(77到88磅)。

他說,他第一天就看到了一條,所以當時他就做了一條足夠大的魚叉,準備對付巨大的鷹鰩。這種遠見只有經驗才能帶來。

克萊的魚叉可以完成這項工作,儘管鷹鰩本身有危險的倒鉤,可能導致嚴重傷害或死亡。克萊指出,這樣的倒鉤曾經致命地刺穿了傳奇鱷魚獵人史蒂夫‧·歐文的心臟,並補充說,在灌木叢中保護傷口需要付出很多努力。

白天,克萊發現了遊動的鷹鰩。他抓住魚叉和GoPro攝影機,然後向水邊走去。在成功刺穿魚並將其拖上岸後,為期 5天的生存挑戰似乎幾乎獲勝。

「這條魚可以供我吃兩週,我不必再做任何尋找食物的工作,」克萊說,並補充說煙燻鷹鰩嘗起來「像蟹肉,真的很好吃。」

克萊在生存挑戰的第4天煮了他用魚叉捕到的鷹鰩,說它嘗起來像蟹肉。(由Clay Tall Stories提供)

食物根本吃不完,所以他不得不讓等在岸邊的船把魚肉送到10英里外的村莊。

「如果我們要殺死一隻動物來生存,那就不要浪費它。」他告訴我們,「與人分享是尊重它。」永遠不要浪費食物,這就是克萊的理念。這是非常珍貴的。

他剝了魚皮,將魚皮也利用起來。魚皮撐在他用樹枝製作的圓形框架上,看起來有點像鼓。他把一塊石頭放在上面,形成一個凹陷。乾燥之後,就成了一個可以收集雨水的碗。

到第5天,克萊的生存必需品都已經具備。閒暇時,他將精力轉移到另一種需求上。「你必須自娛自樂,」他說。

除了自學製作魚線、魚鉤或籃子外,他還從小就學會了用灌木製作風箏。

他隨身帶著口琴自娛。他為我們演奏了一首他自己寫的歌,歌名是「加油,老狗」(Ole Dog,Ole Dog)。克萊在歐洲演奏過多年音樂。

他說,音樂「對靈魂有益」和「對心靈有益」。

克萊的信條很簡單:強迫自己面對不舒服的情況,你會得到回報。「快樂總是跟在痛苦之後,」他說,「你應該挑戰自己,做一些你以前從未做過的事情。」

你會發現你比你想像的更強大、更勇敢、更堅強、更聰明,克萊說。

原文「Man Survives 5 Days on Empty Island in New Zealand in Winter With No Tools, Food, Fire—Here’s How」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