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宮內胎兒接受首例大腦手術 現正茁壯成長

【2023年07月04日訊】(記者Louise Chambers報導/梓依明編譯)醫生挽救了一名有生命危險、患大腦畸形的胎兒的生命,這種畸形可能導致胎兒心力衰竭、嚴重腦損傷或出生後死亡。兩個月後,嬰兒的父母回顧了女兒的非凡故事。

39歲的電影製片人兼攝影師德里克‧科爾曼(Derek Coleman)和妻子肯雅塔‧科爾曼(Kenyatta Coleman)育有四個孩子,他們住在路易斯安那州的德納姆普林斯(Denham Springs)。女兒丹芙(Denver)的倖存故事成為一個巨大的醫學成功案例。

健康的丹芙1月照。(科爾曼家族提供)
丹芙寶寶27週零6天時的子宮內照片。(科爾曼家族提供)

焦急的等待

「懷孕前三個月,我們做了基因檢測,只不過是一種預防措施,結果顯示風險較低」,肯雅塔告訴《大紀元時報》,「懷孕中期,我們進行了解剖掃描。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嬰兒的大腦和心臟存在異常。」

第28週左右,肯雅塔的腿開始發癢。她去看醫生,醫生讓她去做血液檢查。

「結果瘙癢是由於妊娠期肝內膽汁淤積所致。這會影響我的肝臟,可能不利於寶寶的健康」,這位媽媽說。「基於這一診斷,我的醫生建議每週做一次超聲波檢查。」

2月15日,即肯雅塔懷孕第30週,在例行的超聲波檢查時,她注意到技術人員「密切關注嬰兒的大腦和心臟」。肯雅塔沒有得到任何具體的診斷結果,但卻被告知是「高風險」孕婦,嬰兒大腦異常、心室擴張和心臟擴大。

這對焦慮的父母又諮詢了幾位專家。第31週時,小丹芙被正式診斷患有蓋倫靜脈畸形(VOGM)。這是一種罕見的產前疾病,該疾病表現為動脈直接與大腦底部的靜脈相連,而不是與減緩血流並向周圍腦組織輸送氧氣的毛細血管相連。因此,丹芙的心臟被拉長和擴大了。

27週零6天的超聲波檢查。(科爾曼家族提供)

子宮內手術

如果想要挽救胎兒的生命,就必須立即手術。「她有99%的可能是出生後不久,或者還在我肚子裡,就心力衰竭。」肯雅塔說。

科爾曼夫婦聯繫了波士頓兒童醫院(Boston Children’s hospital)的一名正在進行臨床試驗的放射科醫生達倫‧奧爾巴赫(Darren B. Orbach)。由於丹芙案例的關鍵性,他同意接手。嬰兒需要做一種稱為栓塞的手術來減少流向大腦的血流量並減輕心臟的壓力。

肯雅塔與剛出生的嬰兒丹芙。(科爾曼家族提供)

肯雅塔說:「我們知道,因為這是一項臨床試驗,所以存在相關風險:手術後或手術期間嬰兒的併發症,還有我的併發症。這些併發症可能導致我不得不進行緊急剖腹產。……德里克和我得出這樣一個結論,臨床試驗的風險超過了『觀望』的風險。

「而(丹芙)生命卻岌岌可危。這麼說吧,我們前往波士頓前,畸形心臟的尺寸是2.8厘米(約1.1英寸)。當我們到波士頓時,它已經長到了3.1—3.3厘米之間(約1.2—1.3英寸)。……超聲心動圖顯示嬰兒的心臟更大了,而且孩子更加痛苦。」

在嬰兒頭骨中放了23個線圈

3月15日,來自波士頓兒童醫院和布萊根婦女醫院(Bringham and Women’s Hospital)的多學科團隊在奧爾巴赫醫生的帶領下,聚集在一起。通過複雜而精細的手術將線圈放入子宮內胎兒的頭骨中,這在同類手術中尚屬首次。手術時嬰兒胎齡為34週零2天。

「我要接受硬膜外麻醉」,肯雅塔說,「手術過程中,我是清醒的。嬰兒也將接受麻醉,以確保她保持原位。他們還會給她注射止痛藥,以緩解她可能遭受的任何疼痛。

「這個過程很像羊水穿刺……就是在嬰兒的後腦勺打一個小孔,這樣他們就可以看到她的後腦勺,醫生就能夠策略性地將線圈放置在畸形處。」

德里克與他的新生女兒丹芙。(科爾曼家族提供)

醫生做了三輪,每隔五分鐘休息一次,以平息嬰兒的心率,最終他們在嬰兒的頭骨中放置了23個線圈。從頭到尾,整個過程花了20分鐘。

肯雅塔說:「我戴著耳機聽音樂。手術結束後,團隊中一名成員摘下我的耳機告訴我,『完事了!』一切都完成了,寶寶表現很好。」

手術後,肯雅塔與丈夫重聚,他們發現她的羊水正在滲漏。栓塞已經起了作用,但孩子就要出生了。3月17日,手術後兩天,她不得不接受引產,生下了早產兒丹芙。

(科爾曼家族提供)

肯雅塔很擔心。「當時我想,好吧,只要孩子還在我肚子裡就可以了。但是當我把她生下來時會怎樣?她能夠健康成長嗎?這個手術會繼續成功嗎?情況會不會變得不好?她會不會心臟衰竭?很多問題。」

茁壯成長

丹芙出生時沒有呼吸,護士們抱走她,給她清除呼吸道中的羊水。當肯雅塔和德里克聽到孩子的哭聲時,他們的心為之一顫。

肯雅塔說:「在這種情況下,我沒想到自己生下的孩子能活著。我留下了高興的眼淚。他們把孩子送到新生兒重症監護室(NICU)之前,允許我看孩子一眼。他們把孩子放在我胸前待了一會兒,我有機會真正地抱抱她並看到她的臉,這對我來說很重要。」

丹芙出生時體重為4磅1盎司。除了早產外,她是一個「完美無瑕的小生命」。她在波士頓兒童醫院的新生兒重症監護室只待了11天。

肯雅塔在正式診斷前在網上搜索時偶然發現了蓋倫靜脈畸形支持網絡的一個非營利性組織。她說,作為該組織的一員,她了解到一些患有這種疾病的足月嬰兒情況並不好,並且「很多人在出生後的第一天就不幸去世」。但她自己的早產兒患有嚴重畸形,剛剛接受了手術,「正在茁壯成長」。

丹芙寶寶出院並與父母一起回家。(科爾曼家族提供)

奧爾巴赫在一份新聞稿中說:「在首個治療病例中,我們很高興地看到並沒有出現通常發生的出生後嚴重衰退的現象……沒有跡象表明對大腦有任何負面影響。」這項開創性地案例研究發表在美國心臟協會(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的期刊《中風》(Stroke)上。

倡導

在新生兒重症監護室期間,丹芙學會了用奶瓶喝水。第11天轉到布萊根婦女醫院後,她開始接受母乳餵養並搬到開放式嬰兒床上。在撰寫本文時,她的體重已超過8磅。

「她正在實現一個里程碑」,肯雅塔告訴《大紀元時報》,「這個孩子在子宮內只進行了一次栓塞,截至目前還不需要做任何額外的手術……其實她的心臟功能比從新生兒重症監護病房出院時還要好。」

然而這位媽媽說,丹芙還不能算「治癒」。她每兩週接受一次超聲波檢查,並且今後她頭上將帶著23個線圈生活。但除了避免做頭部受傷風險較高的運動外,肯雅塔夫婦希望他們的女兒能夠享受正常的生活,並且能夠參加「幾乎所有的事情」。

(科爾曼家族提供)
小丹芙和她的兄弟姐妹們。(科爾曼家族提供)

肯雅塔說,VOGM是一種起源不明的疾病,通常在妊娠的第11和12週之間發病,但往往在懷孕的中期或晚期才被發現。

肯雅塔說:「為什麼會發生在丹芙身上,這是一個謎,但為什麼其他孩子也會發生這種情況……這是我想倡導的。

「丹芙喜歡和兄弟姐妹們在一起,她喜歡趴著。她還喜歡聽音樂,喜歡有人給她讀書。她會發出『咕咕』的聲音,會微笑,環顧四周。當她醒著的時候,她很警覺。她很棒!」◇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