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癌症狗狗死前半小時被一家人救下

【2023年08月15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ANNA MASON報導/王萬舍編譯)在加利福尼亞州,一個正在承受令人心碎的痛苦的家庭出手救下了一隻即將在30分鐘後被安樂死的德國牧羊犬。這隻狗狗後來進入他們的家庭,大家都獲得了皆大歡喜的結局。

34歲的特里什·鮑爾(Trish Bauer)來自加州聖貝納迪諾,因小女兒夭折而悲痛萬分。當時她正好在Instagram上看到了12歲狗狗威爾伯(Wilbur)的照片。

「去年2月,我們失去了小女兒米莉,」鮑爾女士告訴《大紀元時報》, 「她出生時就沒有了心跳。我經歷了一段非常黑暗的時期。」

由於睡不著覺,鮑爾女士常常躺在床上劃手機,直到她的大腦「關機」,不轉了。 2022年平安夜前的凌晨,她偶然在網上發現了關於一隻狗的短視頻。視頻下方註釋:「明天我將孤獨地死在這冰冷的水泥地板上。」

庫珀(原名威爾伯)領養前的照片。(Trish Bauer提供)

看著狗狗的照片,還在悲痛中的媽媽首先注意到的是它那哀傷的眼神。

「照片完全打動了我。我覺得它的眼神和我的很像,」她說, 「它被生活打敗了……我知道那種表情。」

狗狗威爾伯的困難處境被救援組織 Furry Tail Endings發布在Instagram網頁上。有數百人留言有興趣收養它。當時鮑爾女士也深有感觸地貼了留言。

她寫道:「如果你們需要有人來接走它或者哪怕是抱著它24個小時,我可以這樣做。」

她關上手機,放在床頭櫃上,這時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我剛才是不是給一隻德國牧羊犬帖了留言? 那可不是一隻貓呀。」

有趣的是,鮑爾女士收養了很多貓,但她一直很怕狗。

(Trish Bauer提供)

她上床睡了,沒期待會發生什麼。第二天早上她醒來後收到了一條來自Furry Tail Endings的消息,消息稱所有幫助威爾伯的提議都落空了,這隻狗將在接下來的30分鐘內被處以安樂死

得趕緊衝到避難所去!鮑爾女士叫醒了她十歲的女兒莉莉·鮑爾,告訴她他們要營救這隻狗。

「女兒以為我一直在和她開玩笑,」鮑爾夫人說, 「女兒說『不,媽媽,我們這裡已經有多少隻貓了?我們不會去養狗的』。」

家裡沒有合適的狗繩,所以他們拿起一條貓繩,然後衝到離家不遠的河濱動物收容所(Riverside Animal Shelter)。 他們正好趕上。隨後就是大量的填表工作。根據加州法規,普通民衆不得進入收容所帶走被列入獵殺名單的狗,甚至不許親眼看到它。必須救援人員將狗帶出來,並在中間充當中間人的角色。

完成必需的手序後,鮑爾女士和莉莉就等著,不確定接下來會是什麼情況。

「我們只知道那是一隻85磅重(38.5 公斤)的高級德國牧羊犬,它對狗窩裡的另一隻狗很友好,」鮑爾女士說, 「沒有任何其它關於它如何與孩子或大人相處的詳情,也沒有不拴狗繩會不會走脫等這方面備注,什麼也沒有。 所以,我們只能等待。」

終於,這只12歲的狗狗一被帶出來,就徑直向莉莉跑去,舔著她跟她打招呼。

「當時我就想,好吧。這是命中註定的。像這樣的狗除了為生存而戰之外一無所知;它的生命不應該以這種方式結束,」鮑爾女士說,「它的內心充滿了愛。」

當母女倆帶著威爾伯準備離開寵物收容所時,她們還看見有一個紅色大桶正被推著走向安樂死區,桶裡裝著一隻八週大的小狗。

那天,母女倆離開收容所時,不僅救了這隻老狗,還順便救了五隻小狗。在開車回家的路上,鮑爾女士向她37歲的丈夫喬什·鮑爾(Josh Bauer)講述了他們的救援經歷。

威爾伯後來被鮑爾家改名為庫珀,它非常關心這些同時被救回來的小狗。 「它會親吻它們;讓小狗們分享它的食物。」莉莉說。

庫珀和鮑爾一家。(Courtesy of Trish Bauer)

這些小狗狗在接下來的兩天內都找到了領養的下家。

起初這家人只打算暫時照顧庫珀,直到救援工作人員為它找到領養的下家。 但後來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庫珀發現患有癌症。

「它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梳洗了,它的毛髮非常凌亂,」鮑爾女士說, 「它脖子上有看起來像膿腫一樣的東西,我們以為那只需要做引流小手術就可以了。」

(Trish Bauer提供)

家人帶庫珀去看獸醫,獸醫診斷它患有腫瘤。檢查結果同時顯示庫珀患有嚴重營養不良。獸醫推測這只德國牧羊犬至少有五年曾流落街頭。這個腫瘤是一顆「行走的定時炸彈」,需要在六週內進行手術。

「我們很震驚,」鮑爾女士說, 「這隻狗非常活潑,正當年。女兒莉莉就是一名癌症倖存者,我們一生都在跟癌症作戰。這麼巧的是,在數百隻狗的安樂死名單中,我們隨機接走的這隻狗也正在遭遇我們所熟知的魔難,為生命而戰。」

家人一致支持庫珀,讓它在一月份接受了手術。它脖子周圍的大部分肌肉都被切除,總共縫了47針。對於這隻上了年紀的狗來說,這是很危險的手術,但庫珀熬過來了。術後它跑出手術室,來到等待它的鮑爾一家人身邊。

「它就像是說,這是我的家人!他們回來找我了,」莉莉說。

莉莉和庫珀。(Trish Bauer提供)

接下來一個月後的一天,是小女兒的周年忌日,夫婦倆為紀念小女兒訂購了蛋糕,熬過了「艱難的一天」。 然後,就在這段時間,他們接到了電話,通知他們說庫珀的病理結果顯示腫瘤不是惡性的。

「那一刻我就知道,它註定要回家,」鮑爾女士說, 「這個幸福的結局是它應該得到的,我們也是。」

(Trish Bauer提供)

庫珀被鮑爾家正式收養後,它幫鮑爾家在聖貝納迪諾山區為已夭折小女兒米莉找到了一個紀念地點。在那裡,它脖子上掛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它戰勝了癌症。另外,它還在鮑爾先生度過悲傷、哀悼的過程中起到了關鍵作用。

(Trish Bauer提供)

「男人經歷悲傷的方式截然不同,」在分娩過程中差點喪命的鮑爾女士說, 「他肩扛著整個世界照顧我。 他把悲傷埋在心底,不表露出來。而這隻狗的出現正好填滿了他的內心,讓他的心在療愈的同時也撫慰悲傷。」

「看到我的丈夫與這隻狗有如此多的緊密聯繫,我感覺是他的小女兒送給他的禮物,讓他感受到愛,撫慰他悲傷的心。」

(Trish Bauer提供)

正在上六年級的莉莉對此表示同意:「我們保留庫珀的原因是它與我們有著緊密的聯繫,它喜歡擁抱、給人安慰。剛開始撫養它、照顧它的手術傷口之時,我們經歷了一段非常困難的時期。」

擁有庫珀給這個家庭帶來了發自內心的幸福。

「這真是一種令人安慰的感覺,讓你知道你的奮鬥是值得的,你的奮鬥拯救了一條生命。你知道,它需要的只是有人關心它,」鮑爾女士說, 「在我們經歷了去年的那一切之後,這是來自上天的垂憐。」

(Trish Bauer提供)

鮑爾女士講道,將狗從安樂死的命運中拯救出來比大多數人想像的要容易得多。

「大多數時候,這些狗確實需要有人進入,把它們營救出去,然後把它交給下一個領養人。有時,簡簡單單開車出門一趟就能救了一條命。」她說。

(Trish Bauer提供)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