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一對親密野馬不幸分開 一夫婦助其團聚

【2023年10月03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Louise Chambers報導/趙孜濟編譯)來自猶他州奧納基山(Onaqui Mountain)的一對野馬被悲劇性地分開。它們在一次圍捕中被捉住,並被送往不同的飼養設施。幸運的是,這不是它們故事的結尾。一對夫婦讓這對以前形影不離的夫婦團聚,並為它們的餘生提供一個安全的避風港。

野馬攝影師兼美國野馬運動(AWHC,the American Wild Horse Campaign)副主任梅麗莎‧特里廷格(Melissa Tritinger)小時候擁有一匹野生血統的小馬,這激發了她對該品種的熱愛。多年後,她在第一次前往奧納基山脈拍攝野馬的探險中首次發現了斑托(pinto)種馬(Stargazer)。

「我被它的表現所震驚,它在馬群中脫穎而出……它總是在表演。我一直在旅途中尋找它。許多人喜歡它和它所代表的東西:以自己的方式追尋自由」,梅麗莎對《大紀元時報》說。

「觀星者」有一個伴侶,一匹名叫北極星(Northstar)的深灰色小母馬,簡稱「諾拉」(Nora)。它們在2020年春天相遇。據說這匹母馬因受傷而使它的速度變慢,因而被馬群遺棄。「觀星者」成了它的保護者,從不離開它的身邊。

「觀星者」(Stargazer)(L)和「諾拉」,在奧納基山脈上狂野而自由。(由Darlene Smith提供)

「在野外,『觀星者』經常與其它種馬發生衝突,表明它決心保護諾拉」,梅麗莎說,「當一個休息時,另一個為它守望。它們經常和馬群一起在水塘飲水。」

被捉後彼此分離

「觀星者」和諾拉在國家土地管理局(BLM)管理的超過20萬英畝的公共山谷裡上自由漫遊,四周環繞著杜松樹,散布著鼠尾草,還有「通往水源的小徑」,直到直升機來了將它們分開。

諾拉在2021年7月16日的一次圍捕中被捉。它「被一架盤旋的直升機追趕,並驅趕到人造金屬陷阱中」,而「觀星者」則被拋在了後面。

「『觀星者』知道那天它在混亂中失去了諾拉」,梅麗莎說,「在視頻裡可以看到,它瘋狂地奔跑,好像在尋找諾拉。它躲過了抓捕,又享受了一晚的自由。然而,第二天,當直升機返回時,它也被俘虜了。」

當梅麗莎和她的丈夫得知「觀星者」和諾拉的遭遇時,他們自己採取了行動。她說她必須做點什麼,讓「觀星者」和諾拉「寫在星星上」的故事可以繼續下去。

2021年圍捕。(由Tandin Chapman提供)
「觀星者」尋找「諾拉」。(由Tandin Chapman提供)
「觀星者」逃脫了圍捕。(由Tandin Chapman提供)

「對我來說,它們體現了所有純粹和野性的東西,我不能讓它們的故事以這種方式結束」,梅麗莎說。

「沒有人願意收養的馬,沒有人注意到的馬,都被安置在長期的拘留設施中,所有這些都由納稅人支付。……管理得當的避難所的空間有限,需要幫助的馬匹數量是壓倒性的。」

為了使野馬重聚,梅麗莎和丈夫需要確保他們在BLM舉行的為期一週的互聯網拍賣中贏得這兩匹馬。在「拍賣開始前多次延遲,以及許多焦慮和擔憂」之後,這對夫婦贏得了兩個競標,流下了如釋重負的淚水。

「觀星者」和「諾拉」重聚的第一天。(由Melissa Tritinger提供)

團聚

2022年1月10日,在它們突然分離六個月後,「觀星者」和「諾拉」從圍欄裡被放出來,裝上同一輛拖車,開往梅麗莎夫婦的農場。梅麗莎前往猶他州見證它們的團聚。

「那是一股情緒的旋風」,她說,「頭一天晚上它們一起待在一個特殊的圍欄裡。它們似乎一下子就辨認出對方。它們如膠似漆,耳鬢廝磨。「觀星者」待在圍欄和「諾拉」之間。……,在星空的籠罩下,拖車準時到達了它們的安全空間。」

第二天早上,這對夫婦第一次看到了它們的新家。

它們一起吃了第一口乾草。(由Melissa Tritinger提供)

「它們都太髒了,」 梅麗莎說,「它們的眼睛很疲憊,動作緩慢,好像背負著過去六個月的磨難。……在收容所裡堆積的糞便和碎草在它們的毛髮上形成了乾團,遍布全身,當它們移動時,可以聽見沙沙的聲音。」

梅麗莎夫婦的「首要任務」是檢查「諾拉」是否懷孕,但筋疲力盡的母馬在他們檢查之前就已經開始分娩了。在「觀星者」的身邊,她生下了一匹灰白色的雄性斑托小馬駒。梅麗莎夫婦將它命名為「小北斗」(Lil’ Dipper),因為諾拉的正式名字,北極星,是北斗七星座中最亮的恆星。

梅麗莎說:「它們的第一匹也是唯一一匹小馬駒是在它們在野外享受自由的時候懷上的。我們願意相信,它在廣闊的星空下是奔放而自由的。……儘管諾拉和「觀星者」不能再把奧納基稱為家,但北斗七星座將永遠在上面,現在又多了一顆小星星。」

梅麗莎和馬。(由Melissa Tritinger提供)

永遠的家

儘管他們曾經分離,但「觀星者」和諾拉「似乎意識到它們不再處於危險之中」。梅麗莎夫婦希望它們能回到野外,但這是被BLM禁止的。但看到野馬慢慢接受它們的新看護人,夫婦二人都感到鼓舞。乾燥舒適的圍欄、營養豐富的食物和乾淨的水、溫柔的觸摸以及梅麗莎家裡養著的閹馬Ruby,都有助於它們適應新家。

「我們認為,成為它們永遠的家是一種特權和榮幸」,梅麗薩說,「每天這兩匹神奇的野馬都保持著好奇心、開放和信任的心態,儘管有些時候更多一些。它們專心聆聽,耳朵向前,漆黑柔和的眼睛跟隨我們的一舉一動。」

「我們非常愛它們,我們盡一切努力幫助進一步融合進新家,溫柔地,按照它們能接受的速度幫助它們適應新環境。」

(由Melissa Tritinger提供)

雖然「觀星者」和諾拉的故事有一個美好的結局,但它們的故事是個例外。梅麗莎說,成千上萬的野馬和驢子沒有同樣幸運的結果,她認為,讓大眾都意識到這一點是「幫助無能的政府系統中所有野馬的基本要素」。

你可以在Instagram上關注Stargazer和Nora的旅程以及農場的新生活。

原文「‘Wild Love Story Written in the Stars’: Woman Reunites Bonded Wild Horses Tragically Separated in Roundup」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